在東京打工的那些事

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來日本念書,依然記得剛到東京的時候,自己拖著兩個行李箱,坐在大巴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大學畢業以後,雖然找到了一個實習工作,但是感覺無法發揮自己的能力,每天的工作內容也都簡單而枯燥,看不到未來的希望在哪。而自己想從事的工作,要麽是專業不對口,要麽是自身能力不足,因此大四的時候有了去日本留學的念頭。初高中的時候,家裏條件還算不錯,但是大學以後,父母的生意做得不太好,加上還有個弟弟,家裏開銷也很多,去留學的話父母的負擔會變得很重。當時,自己並不懼怕外麵的世界,隻是擔心父母承不承擔得起留學的費用。最後,父母還是同意我去日本念書,現在一轉眼,已經來東京快三年了。三年裏,自己一邊念書一邊打工,賺些生活費。其實,自己還是不太能吃苦,每周打工的時間不算多,生活上的支出大部分還是要依靠父母。通過在東京的生活經曆和打工經曆,也進一步發現生活的不易,以及更加了解了自己的性格。下麵,分享一些自己在東京打工的一些體驗,希望對想去日本留學的人有些幫助。

基本情況:

大學專業:計算機相關

來日時間:2016年10月

日語學校:念了一年半

目前:某大學院日語教育專業修士二年級,2020年春天畢業(畢業就回上海)

2016年10月去的東京,到了東京之後,發現這邊生活成本確實很高,自己又不會做飯,所以每天基本都隻吃便利店,或者去家附近的超市買打折便當,有時候也會去專門賣午飯便當的小店,一盒500日元(30元),劃算又好吃。由於大學學的不是日語專業,去東京之前也隻自學了三個月左右的日語,剛來到東京的時候,完全聽不懂街上人說的話,感覺來到了一個很陌生的世界。來東京之後的前兩個月裏,自己一邊在日語學校裏努力學好日語的同時,一邊下課後去東京街頭閑逛。

來到東京後,沒交什麽朋友,去哪玩或去哪逛街都是自己一個人。有時候會覺得孤獨,但是與其和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說話聊天,還不如自己一個人要來得輕鬆自在。大概來東京兩個月後,開始找起了兼職。兩個月裏,雖然對日本稍微熟悉了一點,也能說點簡單的日語,但還是聽不懂日本人講話。在日本找兼職,比如便利店之類的,基本都是要自己先往店裏打電話,和店長說自己想找兼職,然後預約麵試時間。就光這第一步,打電話,就難倒了自己。剛開始的時候,連打個電話都緊張的不行,別人電話裏一聽你日語不好就會馬上拒絕或者直接掛電話,都記不清自己打過多少個電話了。後來慢慢掌握了打電話時的一些技巧後,成功預約了麵試時間,但是等麵試那天,因為不熟悉東京的地理位置,經常迷路於高樓大廈之間,錯過了麵試時間。偶爾會站在街頭,看人來人往,陌生人的臉總是會令我好奇地忍不住看他們兩眼。

酒店服務員

在東京打的第一份工,是通過別人介紹的。住在家二樓的一個三十來歲的大姐,她在一高級酒店打工。當時,自己找兼職已經快半個月了,還是沒能夠找到。後來和一個室友,剛好碰見了這二樓的大姐,聽說那個酒店最近很缺人,要我們倆去試試。當時聽了很開心,想著有人介紹的話,估計應該能成。去到酒店後,大姐領著我倆去見了麵試的日本人,看樣子大概5、60歲了。可能是太缺人了,基本沒問啥問題就直接同意了。那家酒店在六本木附近,那一帶有很多高級酒店,日本的上流社會人士經常光顧那裏。從小到大,從沒在餐飲店幹過活,端盤子、上菜什麽的都沒做過,去之前以為這些活應該都不難。

上班之前,要在員工休息室換好工作服,鞋子也要換成皮鞋,頭發也要抹發膠打理,感覺渾身很不自在。不知道當時自己為什麽能堅持下來,如果現在要自己去做那種活的話,心裏應該是一百個不願意的。可能還是為了錢吧,想給父母減少點壓力。上班第一天,練習端餐盤,端杯子,倒酒,這些都還不算太難。但是去到宴會大廳後,開始真正幹活的時候,才體會到做酒店服務員是多麽地不容易。那裏不光有日本人、中國人,還有許多來自菲律賓、越南、中南亞國家的人。基本上都是亞裔,見不到歐美國家的人。

宴會開始之前,要先布置桌椅,布置完桌椅後,開始備菜。宴會上的菜都放在一個個兩米左右高的類似冰箱的櫃子裏,一個人拉一台,拉去宴會大廳後再把一盤盤菜端出來。那個櫃子特別的重,一隻手抓住側麵的把手,另一隻手放在後麵往前推,眼睛要看著前麵,人來人往,要小心別撞到人。自己很瘦,特別瘦的那種,力氣比不過別人。有一次推那個櫃子的時候,大廳裏有一群高中生,應該是等會在宴會上表演合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那個櫃子實在太重,而且地上鋪了地毯,不使勁的話很難推得動。那些高中生應該是注意到了自己,看見自己在原地推了半天也沒推動,就開始在那笑。當時自己沒有想很多,隻想推動那個櫃子,想從那些人眼裏快點消失,僅此而已。

上完菜以後,客人陸續進場,每個人都光鮮亮麗。男的身穿西服,打著領帶,頭發梳得整齊。女的穿著長裙,身上散發著好聞的香水味。他們一邊吃著白色餐盤裏的精致食物,一邊有說有笑地聊著天。他們不知道那些食物是怎麽做出來的,也不知道是如何被擺上餐桌的,他們不用管那麽多,而我們這些服務員卻很清楚。宴會開始之後,並不代表我們的工作就結束了,而是才剛剛開始。宴會的時候,我們這些服務生,每個人手裏要拿著酒杯和酒瓶,看見哪個客人手裏的酒快喝完了,就要走上前去倒滿。燈光暗下的時候,自己穿梭在人流裏,誰也看不清誰的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經過誰,路過誰,都不知道,隻知道自己與他們不同,不是一類人。宴會進行到後半段的時候,要開始撤掉餐桌上多餘的餐具。看見哪桌有吃完的餐盤,空的酒杯,要及時端走。有時候,一個盤子上放滿了十來個酒杯,端的時候要格外小心,生怕掉在地上碎了。

宴會散場的時候,開始收拾餐桌,桌上的殘羹剩飯統一倒進垃圾箱裏。那些食物,前不久還是光鮮亮麗地被端上餐桌,此刻就變成殘渣被倒進黑色的塑料袋中,總是會聯想到電影裏演的那些上流社會的虛假麵貌。光鮮的事物總是依靠著普通、不起眼的東西而支撐著。

收拾完餐桌後,開始布置明天宴會所需要的場地。覺得最難最累的,是搬那種半徑1、2米左右的大圓桌。大圓桌的桌腳可以折疊,然後變成一個巨大的圓盤,堆在一輛輛推車上。一輛車上大概要堆十來個那種大圓盤,越堆越高,越堆到後麵費的力氣也越大。一個大圓盤估計有三十來斤,有些力氣大的人可以直接扔上去,而我每次搬的時候要費很久,有次實在堆不上去,旁邊一個中國人幫了我一把。在日本人眼裏,自己的工作必須靠自己完成,別人的事不要過多地插手。當時周圍的人雖然沒說什麽,但我能感覺到他們心裏在嘲笑我,都看在眼裏。

那個酒店的工作大概持續了一個月,12月底的時候,臨近日本的新年,酒店也開始休業。一個月的工資大概6萬日元,也就是4000塊左右。日本新年結束後,當初麵試考核的日本人給我手機發消息說,叫我不要來了,說我日語不好,等日語好了再來。我知道並不完全是因為自己日語不好的原因,更多的是因為自己工作能力不夠,力氣、體力比不過別人。那時候,自己心裏還挺難受的,對自己身型瘦弱這點而感到難過。可是現在回頭想想,已經不會再為此煩惱。每個人都不一樣,有些人身強體壯,比較適合做一些偏體力的活,而自己比較適合從事一些偏腦力的活。現在,就算那個日本人再招我回去,我會直接拒絕,一個是不稀罕,再一個是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適合那樣的工作。隻是有時候,因為生活所迫,而不得不接受罷了。

便利店一

便利店的工作應該是相對比較輕鬆的,時薪也還可以,不過一些人流量大的便利店也很忙,一整天下來除了收銀隻有收銀。做的第一家便利店叫Newdays,這個牌子的便利店都是開在人流量較大的車站裏麵,一般店麵都比較小,商品種類也相比於全家、711這種要少。因為客人趕著坐電車或者新幹線之類的,通常買包糖果、買瓶水、口香糖之類的就馬上離開。這個便利店的工作,是通過日語學校裏的其他班的一個學生介紹的,自己打麵試電話,然後約了麵試時間。這家店開在東京客流量最大的東京車站裏,一天24小時基本都是人流不絕。麵試當天,也果不其然地在車站內迷路了,東京站相當於上海的火車站那麽大規模,不僅大,而且站內結構十分複雜,第一次去的話根本找不到出口在哪。那天給自己麵試的是一個大概三十來歲的日本女人,雖然麵試遲到了,但也沒怪我,我說了句東京站實在太大了,她也笑著點點頭。那次麵試的時間,是我麵試過所有兼職裏時長最長的一次,和她聊了快一個小時。小到自己的興趣愛好,大到自己大學專業學了啥,為什麽想來這裏打工等諸如此類的問題。當時,應該是用盡了自己全部所學的日語單詞,雖然語句還說不太順暢,但是能夠說出讓對方理解的詞匯。所以整個麵試過程,雖然磕磕絆絆的,但好在雙方都理解了對方說的是什麽。現在想想也覺得挺有趣的。加上有朋友介紹的緣故,最後是被錄用了。

店裏中國男生就我一個,中國女生有好幾個,其中兩個和我年級相仿,都在讀大學。每天下午在日語學校上完課後,飛快地跑去學校附近的鬆屋吃一份肥牛飯,然後又匆匆忙忙地坐電車趕去店裏上班。晚班的話,店裏一共三個人,一個日本人,兩個外國人。日本人基本都是一直坐在事務所裏處理事務,我和另外一個人在店裏收銀、擺貨。收銀的流程大致是,先對客人說一句“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歡迎光臨)”,然後接過客人手中的物品,開始商品上的條形碼。接著報一共多少錢,等客人付錢。收銀機是自動的,把錢放進去,會自動找錢。把零錢還給客人後,再把商品裝袋,最後說一聲“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謝謝惠顧)”。等客人離去後,再說一聲“またお越しくださいませ(歡迎下次光臨)”。文字描述出來看似過程很長,但其實每個客人,從收錢到離開,基本都是一兩分鍾內完成。動作重複上百遍後,就可以達到。有時候一整晚下來,感覺自己隻是一台收錢的機器。

雖然工作內容比較枯燥無聊,除了收錢還是收錢。但是有時候會和那兩個中國女孩排到同一天的班,客人比較少的時候,會聊聊天,開開玩笑。說說有關日本的一些趣事,家在哪裏,來日本多久了等類似的話題。這份工作持續地時間也不長,大概隻做了三個月左右就辭掉了。原因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店裏的日本人對自己比較冷淡,可能是看我日語很差,不好搭話,工作的時候對我要比其他人嚴格。還一個是,這家店太忙,基本沒有休息放鬆的時間,一整晚,手就沒停下來過。所以三個月後,就和店長提了辭職。

辭職以後,就再也沒去過那家店了,哪怕路過東京站。大概也沒有人記得那裏從前有個小男生,晚上一直低著頭默默地收錢。

便利店二

第三份工作還是在便利店,因為有了在便利店打過工的經驗,感覺麵試會比較容易。做的第二家便利店,離學校和家都很近,到家步行三分鍾就行,每天上下班都很方便。這家便利店做的時間最長,雖然中途離職過一次,是在語言學校畢業後,準備搬家的那段日子裏,但是過了一個月又和店長聯係,想回來繼續工作。目前為止,已經做了有大概兩年了,打算就一直在這家店做下去,直到大學院畢業為止。

這家店在淺草橋車站附近,店員很多都是外國人,大部分都是中國人。一起上班的都是和自己年齡差不多大的留學生,來日本都是為了考大學或者大學院,放學後打打工,賺點生活費。和自己上班的這些小夥伴,關係都不錯,有些還加了微信。這家店的日本人也都比較和藹,不像之前那家比較冷淡。雖然店長嚴了一點,但是其他兼職的日本人都還比較親切,偶爾會聊聊天。所以兩年下來,工作的都比較開心。

優衣庫、無印良品

其實自己有嚐試過去優衣庫、無印良品之類的服裝店麵試,這些店裏也有很多中國留學生。但是相比於便利店,服裝店的要求更高,不僅僅是日語要好,還要求自身的氣質比較好,要擅長與人交際,愛笑等。我一直都是一個不太愛笑的人,和陌生人說話聊天都會容易緊張,一緊張就說不出話來。優衣庫、無印良品這兩個店的麵試,總共加起來可能有五次,每次都沒被錄用。起初以為是自己日語能力不足,但是即使是考上了大學院,日語也達到了N1左右的水平後,還是沒能通過麵試。後來才漸漸明白,並不完全是因為自己的日語能力不足,更主要的還是缺乏與人交際的能力。每次麵試前,自己都會準備好一些麵試中可能要問到的問題,但是一到麵試的時候,就緊張地忘記自己該說些什麽,有些對方問的問題甚至一個字都回答不上來。每次麵試後,總會有一股挫敗感。有次坐電車的時候,坐在位子上,忍不住哭了。雙手遮著臉,不想讓別人看見這麽沒用的自己。

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徘徊在這種否定自我的階段裏。埋怨自己為什麽不能夠像別人一樣,可以和他人輕鬆地聊天、談笑風生,而自己卻好像是一個病人一樣,害怕與陌生人相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所謂的社交恐懼症,但我確實不喜歡處在一個不自在、完全陌生的環境裏,在這種環境裏我會變得異常緊張,不知所措。但是在便利店工作的時候,這種緊張感比較小,有時候和常來買東西的熟客,還會搭搭話,自己也覺得很開心。也許,自己不適合做那種需要和人有太多接觸、太多對話的工作。每個人不同,優點缺點都不一樣,性格也不一樣,有時候強求自己去做某件事隻會適得其反。這也是自己最近這段時間才剛剛想明白的事情。

在日本打工的人都不容易,無論是外國留學生,還是日本本地的日本人。因為日本的服務行業是真正的把顧客作為上帝一樣去對待,雖然這種服務大多都是表麵的,或者說虛偽的,但是一直戴著麵具去工作,總會有感到疲憊的時候。在日本工作,時薪雖然很高,但是付出的體力和精力也是相匹配的。

現在隻想著能夠快點畢業,畢業後就回上海找工作,給自己。不想再待在這座透不過氣的城市,東京並不適合自己。

作者:蘇尋野(豆瓣)

頂: 3踩: 0

來源:盧鬆鬆博客



相關說明:

1、VIP會員無限製任意下載,免積分。立即前往開通>>

2、下載積分可通過日常 簽到綁定郵箱 以及 積分兌換 等途徑獲得!

3、本站資源大多存儲在雲盤,如出現鏈接失效請評論反饋,如有密碼,均為:www.ipipn.com。

4、所有站內資源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原版權作者許可,禁止用於任何商業環境,否則後果自負。為尊重作者版權,請購買正版作品。

5、站內資源來源於網絡公開發表文件或網友分享,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係管理員處理。

6、本站提供的源碼、模板、軟件工具等其他資源,都不包含技術服務,請大家諒解!

7、源碼、模板等資源會隨著技術、壞境的升級而存在部分問題,還請慎重選擇。

PS.源碼均收集自網絡,如有侵犯閣下權益,請發信件至: admin@ipipn.com .


源站網 » 在東京打工的那些事

發表評論

讚助本站發展 維持服務器消耗

全站源碼免費下載 立刻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