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外星人 隻有東北人

“這世界上真的有外星人嗎”

“有”

“長什麽樣啊“”

“就和我們一個樣”

春節回家探親的時候,我奶做了不少菜,擺兩桌,喝酒的一桌,不喝酒的一桌。

以前我都坐在不喝酒那桌上,工作以後,我就像通過了東北的某種成人禮,被牽到了喝酒那桌坐下。

我奶笑嗬嗬地說“別老往小孩堆裏湊,陪你爺爺整兩盅。”

我爺沒說話,給我滿了一整杯白酒,我媽在旁邊攔了一下“爸,越還小,你少倒點。”

我爸把我媽按了回去“小啥小,不小了,過年,沒事,整上。”

我哥正到了杯啤酒,往桌子上一掃“都白的啊,那我得陪上”一仰頭就悶了進去,慢悠悠倒上白的。

我爺,我哥,我爸,我叔一人麵前放著杯白酒,誰也沒說話都看我。我小心翼翼端起自己麵前的酒杯,衝著我爺那探了一下“我先敬我爺我奶一口,祝二老春節快樂,身體健康”一口壓進去小半,辛辣的酒勁從嗓子眼往心窩裏鑽,在心髒裏橫衝直撞了一會又往臉上直崩,哈了一大口氣。

桌上其他人都鼓起掌來,“好!有量!”我爺這才跟著笑了起來,顫顫巍巍地抿了一口酒,“二孫子長大了,長大了。”

我媽在旁邊給我夾菜,嘴裏埋怨“喝那麽大口幹啥,趕緊吃點菜”臉上也全是笑。

窗外不時響起一陣陣的鞭炮聲,我腦袋暈暈的,坐在椅子上迷迷糊糊地想,活著真好,人真應該好好活著。

小孩子那邊不喝酒,吃的也快,這邊還在吹著胡侃著牛逼呢,那桌已經滿地亂跑了,打打鬧鬧,我隨手抓過來一個放在腿上,逗他“你得叫我啥?”

小男孩有點害羞,奶聲奶氣地叫“小叔”

我笑了笑,摸了摸腦袋,就要把他放下去,沒想到他反問了我一句“小叔,你說有沒有外星人啊。”

我愣了下,嘿嘿一笑“有。”

“外星人長啥樣啊。”

我順嘴接到“和咱們長得一樣。”

本來熱鬧的飯桌突然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看著我,就像酒局剛開始那樣。

我爺咳嗽了兩聲“越,別老一天到晚騙小孩。”

我撓了撓頭,尷尬地笑“這不鬧著玩嘛”我把小侄子放回地上,拍了拍他腦袋“去玩吧,一會小叔帶你買好吃的去。”

小男孩開心地點點頭,又和別的小孩鬧到一起。

飯桌上再沒有一個人動筷子,我坐正回去,臉上再沒有一絲笑“現在不能說了?”

我哥手裏轉著酒杯,“弟,你一直在外麵,沒特意跟你說,這是整個的決定,這事別告訴10後了,我們這代人扛了。”

那是2020年的春節,東北人帶上大金鏈子已經十年了。

十年前,大興安嶺的老張打死了一個麅子,麅子死之後,伏在地上,老張正要去撿,麅子卻猛然化作了一灘藍色的血水。

老張茫然抬頭,林子裏鑽出無數的麅子,眼睛直勾勾地,身上一陣扭曲,變成了無數老張。

那一年,我剛剛初中,每天帶著強子混,想著將來要當老大,逃學,掙很多很多錢。強子雖然名字聽著是個街溜子,偏偏學習成績好,總想著考個好大學,我老是笑話他,天生爛命,還想當鳳凰。

老天爺隨了我的意,沒隨他的。那天是最後一天上學,校長說,你們這幫混蛋還沒成年,我們就不喝酒了,一人幹一碗大碴子粥,以後生死有命。

“但記住,“校長說“你們都念過初中了,你們都是有文化的好孩子。”

那天,東北把自己封鎖了,也把那些能任意化形的外星人,鎖在了一起。

整個東北就是戰場,所有東北人都是戰士。

我和強子又在一起了兩年,不再是同學,而是戰友。

我實現了我的夢想,但我沒有一天不後悔自己的夢想。

強子臨死前把自己從小帶的金鎖掛在我脖子上,拍了拍我的臉,以後我娘就是你娘了。

我說好。

我守著強子咽了氣,強子死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強子他娘趕了過來,伏在他身體上哭的不行,我把手搭在她肩上,說,姨,對不起。

強子他媽轉身一巴掌衝我扇了過來,我沒躲,眼睛眨也不眨,他娘碰到了我脖子上的金鎖,痛呼了一聲,手一下彈開,我脖子上留了一道血痕,差一寸割破氣管。

我愣了一秒,一刀割下了強子娘的腦袋,地上的屍體一陣扭曲,化作一灘藍血。

我跪在地上,哭了好久。

強子的死換了一條消息,外星人怕金子。東北野戰軍人人帶上金項鏈,區分敵我,也希望在關鍵時候能保一條命。

可那陣我們太窮了,窮的要吃綠化帶,這個傳統到今天也改不掉。

不是誰都帶的上金鏈子的,有的人就弄上鐵鏈子,鍍上一層薄薄的金粉,那時候我們笑稱鐵軍,互相叫老鐵。

那項鏈有啥用啊,命比金粉還薄。外星人也開始帶黃銅鏈,仍舊是敵我不分。

我們死了好些人,東北從此人丁不興。綠化帶快吃沒的時候,我們又發現了一點,其實外星人沒有眼睛,他們主要是靠其他東西感知,後來我才知道,那叫紅外。

他們能學會我們的語言,可唯獨不明白,什麽是看。

東北發明了自己辨識外星人的手段,可十年了,依舊沒辦法趕盡殺絕。

整整十年,每一件凶殺案,失蹤案,都牽扯著所有人的心。

我們靠著暗語,和金鏈子,苟延殘喘至今。

“我帶小寶去買點東西“我牽著小侄兒的手,走出大門,我媽打著麻將頭也不抬地囑咐我“別忘了大金鏈子”

我帶著小侄兒來到小賣店,讓他自己隨便挑。他歡呼著亂轉,我站在門口,點了一根玉溪,眼光悠然地看著店裏。

一個正在結賬的年輕人抬頭看我,罵到“曹尼瑪,你瞅啥。”

我撣了撣煙灰,語氣嘲諷“瞅你咋地。”

我們兩個暗中互相點了點頭,他指著我說“有種別走,等我搖人”

我說誰不來誰是孫子。他從我身邊大步經過,我們兩個擦肩而過時,輕輕碰了一下拳。

活著真好,要好好活著。

我小侄回去時問我“小叔,真的有嗎”

我說逗你玩的,隻有東北人。

來源:微博 作者:徐大小越

頂: 0踩: 0

來源:盧鬆鬆博客



相關說明:

1、VIP會員無限製任意下載,免積分。立即前往開通>>

2、下載積分可通過日常 簽到綁定郵箱 以及 積分兌換 等途徑獲得!

3、本站資源大多存儲在雲盤,如出現鏈接失效請評論反饋,如有密碼,均為:www.ipipn.com。

4、所有站內資源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原版權作者許可,禁止用於任何商業環境,否則後果自負。為尊重作者版權,請購買正版作品。

5、站內資源來源於網絡公開發表文件或網友分享,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係管理員處理。

6、本站提供的源碼、模板、軟件工具等其他資源,都不包含技術服務,請大家諒解!

7、源碼、模板等資源會隨著技術、壞境的升級而存在部分問題,還請慎重選擇。

PS.源碼均收集自網絡,如有侵犯閣下權益,請發信件至: admin@ipipn.com .


源站網 » 沒有外星人 隻有東北人

發表評論

讚助本站發展 維持服務器消耗

全站源碼免費下載 立刻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