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洪聲:草根站長的創業之路

吳洪聲,網名“聲仔”,又叫“奶罩”。大專學曆。DNSPod創始人、帝思普網絡科技有限公司CEO。精通Windows、LAMP、FreeBSD,同時也是一名開源愛好者。2012年,騰訊以4000萬元收購DNSPod100%股權。

一、從小對高科技濃厚興趣 動手能力強

學前班的時候,吳洪聲從一個哥哥那接觸到了無線電,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別的小孩在外麵打鬧,吳洪聲一個人悶頭看《少年科學》,琢磨上麵的電路圖,電容電阻。看到新奇的電路圖總想試一下,每天家裏房間總是一股鬆香味。因為家裏窮,買不起電烙鐵和電子原件,吳洪聲就跑到廢品收購站去找那些廢舊的電路板,把上麵的元件偷偷摳下來,有時候還會因為找到一個稀有的電阻而激動。當然也沒被廢品收購站的老板少抓。

1992年,小學一年級,在一次去圖書館借書的時候,在圖書館樓下看到有家打字培訓班,從那時候開始,吳洪聲對這個叫電腦的東西著了迷。每天放學吳洪聲都會趴在培訓班的窗口外看別人打字,雖然吳洪聲對上麵的東西不懂。

小學四年級,仙劍火遍大江南北。同年,吳洪聲被班主任沒收了兩本書,一本是DOS 3.2的英文教材,一本是朗文英漢大字典。從班主任到校長,沒有一個人知道這是一本什麽書。吳洪聲被視為異類。父母很恐慌,堅決禁止吳洪聲學電腦,認為電腦和街機是一樣的東西,洪水猛獸。

堂哥大學畢業,帶回來一台AMD K5,吳洪聲連續兩天兩夜沒睡,一直在琢磨那家夥,把我筆記本上麵記下的東西全部試了一遍。最後順利的一個format就把堂哥的所有資料付之一炬。從此堂哥成為了吳洪聲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教吳洪聲電腦的人。

在這之後,吳洪聲技術在當地已經算是很了不起了,一次偶然機會在五年級的時候,吳洪聲開始了人生的第一樁無本的生意:免費給電腦室維護電腦,他們給吳洪聲免費的上機時間。從此吳洪聲不再需要偷父母的錢出來玩電腦,並且還能不斷的提高自己的技術。但父母還是極力反對吳洪聲玩電腦,沒少吊起來打。在他們看來,隻有好好讀書,考上大學才是唯一的出路。

二、初次接觸 無法自拔

1996年的一天放學,吳洪聲看到街上有電信的人在推廣一種叫視聆通的東西,很好奇的湊了上去。電信的人打開一個叫做Netmeeting的軟件,然後撥號,之後就可以和其他城市的人一起語音聊天。聽著電信的人用蹩腳的普通話和別人聊天,吳洪聲徹底被震住了。這個叫視聆通的東西,就是廣東互聯網的前身。

很快,互聯網如雨後春筍一般的在湛江小城裏麵冒了出來,電腦室都開始有了網絡接入。吳洪聲有了自己的電子郵箱,學會了frontpage,做了自己的個人網站。玩UO,建UO服務器,到碧聊上麵發一些HTML和JS代碼組成的炸彈。

之後有些網吧接入了163,可以訪問國外的網站,當年最大的興趣就是在上麵找國外的一些好玩的網站,之後逐漸有了很多中文網站。大家在網吧一邊看各種新奇好玩的網站,一邊互相交流網址。

上了初中,吳洪聲的興趣完全不在學習上。唯一能跟學習相關的就是英語學得特別好,這跟吳洪聲一直都翻英漢字典學英文的電腦教材有關。因為英語好,班主任又是教英語的,所以很順利的當上了班長,一個每天上午到學校就睡覺,早操時間吃早飯,早飯回來後睡到中午放學。下午回到學校後繼續睡覺到晚自習。如果說不睡覺,那吳洪聲一定是在網吧玩電腦。

初中畢業,吳洪聲放棄了讀高中的機會。父母很無奈,吳洪聲的說法是要盡快出去賺錢,養活家裏人。

三、18歲通過自己做網站 給家裏買了一套房

上中專第一學期,吳洪聲就黑了學校的網站。而且還不是一次。為了向宿舍的人證明是自己黑的,吳洪聲當著全宿舍人的麵,兩分鍾把學校網站的主頁改掉,上麵放著校長的照片,照片下麵有一堆便便。報應來得很快,沒多久吳洪聲就被叫走了。這是吳洪聲人生的第一個轉折點。

從那以後,吳洪聲成了學校第一個網管。叫走他的恩師買了台二手的雙至強服務器,花了4600托管在碧海銀沙機房。吳洪聲開始有了自己真正意義上的服務器,做真正意義上的網站。

就這樣通過做網站,吳洪聲在18歲那年,給家裏買了一套房子。

去買套房那天,吳洪聲母親覺得我開玩笑;而事實是那天吳洪聲的母親想哭,但已經沒有了淚水。

四、加入頂級站長圈子 草根站長華麗轉身

做網站的時候,吳洪聲無意中加入了1Ting站長杜雪騫創建的一個站長群。這是吳洪聲的第二個轉折點。

在群裏,吳洪聲因為昵稱像一個眼鏡(^●_●^) ,被時任一聽音樂網副總經理趙明亮稱為“奶罩”。從那時候開始,別人隻認識奶罩這個昵稱,而記不住吳洪聲的名字了。

在群裏吳洪聲開始有機會接觸到互聯網的大鱷們,比如高春輝,比如caoz,比如黃一孟,比如阿飛。而caoz,則給了吳洪聲第三個轉折點。

說起caoz,很多人不知道。但說起caoz對中國互聯網的改變,則是所有站長都能體會到的。caoz開發的文字交換鏈,讓中國有了hao123。caoz開發的統計係統,讓中國有了cnzz。更因為caoz的統計係統,讓龐升東購買了一個交友網站,而caoz在一個午餐上做的中間人,讓龐升東買回來了51.com。

吳洪聲在進入caoz建立的QQ群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能有如此近的距離去接觸如此多的頂尖人物。互聯網圈的,網絡安全圈的,各色各樣的人。高春輝,李興平,戴誌康,yahoo中國的CTO,瑞星的副總裁,冰河的作者黃鑫,很多很多牛人。

吳洪聲後來總結,再偶像級的人物,也不是那麽的難接近。隻要你努力,展現出你自己最優秀的一麵,你總有機會和他們坐在一起。沒人會一開始就在金字塔的頂端,他們都是從草根開始往上爬。

五、大專文憑被拒絕麵試 一氣之下創辦DNSPod

2005年底,caoz讓吳洪聲去北京,說要給介紹份工作。吳洪聲和caoz從來沒見過麵,隻是在QQ上聊過,可以說隻算是網友。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從來沒出過遠門的吳洪聲,孤身一人去了北京。

到了北京,吳洪聲住在了同樣是caoz群裏麵認識的黑馬幫主家。那天晚上,幫主把群裏的一些人約了出來,為吳洪聲接風。吳洪聲第一次見到了高春輝,吳洪聲甚至都不敢坐他旁邊,遠遠找了一個位置坐下。高春輝笑著跟吳洪聲說,坐那麽遠幹嘛,過來坐我旁邊。就這樣跟偶像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

caoz給吳洪聲介紹的工作在百度,因為沒文憑,連麵試的機會都沒有。吳洪聲就留在了幫主的公司上班。幫主公司的網站叫黑馬幫,交換鏈和廣告聯盟。當時黑馬幫是僅有的幾家投放淘寶廣告的聯盟之一。淘寶廣告都是flash格式的,文件大,服務器最開始放在三元橋的BGP機房,速度還不錯。但後來隨著帶寬消耗越來越大,光靠昂貴的BGP機房已經撐不住了,必須要盡快找到一個廉價並且可行方案。

於是吳洪聲在電信和網通各找了一個廉價的機房,把swf文件傳上去,然後把DNS服務器改了一下,支持電信網通的區分。廉價的方案有了,同時也有了DNSPod。

好東西自然受歡迎,caoz群裏麵的老大們聽說後,紛紛要求使用。1ting、VeryCD、Chinaz,這麽多大站用,無疑給我帶來了極好的口碑。

為了讓大家方便管理域名,吳洪聲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自學PHP,花了半個月的時間自學Linux,再用一周時間做了版麵、貼好圖片、寫了樣式表、搭好DNS服務器,鼓搗出了一套DNS係統。人們習慣記憶域名,但機器間互相隻認IP地址,通過域名並不能直接找到要訪問的主機,中間要加上從域名查找IP地址的過程,於是“域名解析”服務誕生了。它曾被當做CDN(內容分發網絡)的最底層服務,也是萬網、新網這些域名注冊服務商捎帶手提供的服務。同時注冊了DNSPod.com。

2006年3月份,DNSPod正式上線運營。DNSPod就掛在那裏,免費供大家使用。

六、DNSPod被攻陷 暴風影音癱瘓

2009年5月19日,中國互聯網行業發生了一件大事。“暴風影音”網站的域名解析係統受到網絡攻擊出現故障,導致江蘇、安徽、廣西、海南、甘肅、浙江等省份全省網絡癱瘓,工信部特意對此展開查證。

一個年輕的黑客被緝拿歸案。他黑掉了一台DNS(Domain Name System,域名係統)服務器,這台服務器因端口流量異常被關閉,此時它恰好正在為大約10萬家網站進行域名解析服務(常稱為“DNS服務”),其中包括暴風影音。由於暴風影音的裝機量很大,暴風域名的緩存在服務器上失效,不斷向其他地方的域名解析服務器發送請求,造成大量訪問,結果網絡癱瘓。將事件的原委像剝洋蔥一樣層層剝開分析,最終核心指向了一個地方:DNSPod。

這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個可以提供域名解析服務的產品,被黑掉的服務器就是它的主服務器。它的創始人叫吳洪聲。DNSPod也是這次事件的受害者,10G流量的攻擊持續了一天多。吳洪聲壓力巨大,他迅速在網站上發布了道歉信,然後做客幾家門戶網站科技頻道——接受訪問,解釋,致歉。

所有客戶的態度是先抱怨,後力挺。此後DNSPod的客戶成倍增長。公司化運作的DNSPod客戶包括美團、58同城、360、VeryCD、創新工場旗下全線產品等,據WebHosting.info公布的數據顯示,2012年11月26日,它在國內域名解析服務商中排名第二,僅次於當時的中國萬網。

全中國的大部分流量都要從DNSPod這裏經過。如果把它當做一家互聯網公司來看,它充滿了很奇特的元素:公司設在山東煙台,一個遠離北上廣深的海濱城市;很長一段時間根本不盈利,即使麵對暴風影音這樣級別的大客戶,服務都是免費;幾乎沒有做過營銷,隻靠“圈子化”自傳播;從來沒有購置過服務器,所有服務器都來自友情讚助和投資者的提供。

七、與360談戀愛,和騰訊結婚

DNSPod幾乎成了互聯網行業的隱形冠軍。準確地講,也許叫它“隱形亞軍”更合適,它在國內域名解析服務商中排名第二,僅次於當時的中國萬網。“一個網民平均一天要用26次以上我們的服務。”吳洪聲說。

從生意的角度,DNSPod無法讓人滿意。它隻能保證每個月不虧錢。在至少3年的時間中,DNSPod都是免費的,即使是幫它的上遊、萬網等域名提供商來做托管的時候也是如此。在大家的“建議”下,吳洪聲推出了“120元收費版”,再後來終於有了上千元的收費服務。

吳洪聲的第一台服務器是向當年幫忙的第一家公司借用的,此後,它的忠實用戶黃一孟送來幾台服務器以示感謝和鼓勵,還有一些客戶也在借服務器給吳洪聲使用。“一直是東家湊一點、西家湊一點支撐過來的。”在“暴風門”事件中,當時DNSPod有十幾台服務器,被封的就是它在常州的主服務器。

2010年,客戶陡增,其中包括很多遊戲、下載類網站。這類“優質客戶”為吳洪聲帶來了無限的壓力,服務器數量不夠,他有些撐不住了,服務質量開始受到影響。360找到吳洪聲,借他30多台服務器救急,並提到了戰略投資。

風險投資商對DNSPod普遍興趣寥寥,但中國本土IT大公司對它卻情有獨鍾。很早之前的盛大也曾與吳洪聲接觸,“我看了下盛大之前的案例,好像死的挺多,所以拒絕了。”如今360找來,吳洪聲感到了一片誠意,但由於當時360要運作上市,又無法迅速推進。

騰訊也對DNSPod有些興趣,騰訊聯合創始人張誌東很早就關注了吳洪聲。有天張誌東給吳洪聲打電話求投資,放下電話,半夜從深圳飛到北京與DNSPod的股東之一郭海濱見麵,從深夜一直聊到天亮。當天早上他又坐了最早的班機,飛到煙台萊山機場見吳洪聲。

幾個月前,吳洪聲還告訴公司的兄弟們,DNSPod可能要被360收購。很快情況就變了,他把橄欖枝拋向了騰訊。DNSPod原本在行業就低調,這個消息一直隱匿著,直到DNSPod的投資方之一綠盟科技向證監會提交板申報文件,曾向DNSPod投資15萬元占股15%,並在2011年6月與吳洪聲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的消息才披露出來。騰訊並非戰略投資,而是全資收購,4000萬人民幣。

八、繼續創業失敗後 又回騰訊做T4大佬

這個85年出生的少年在2011年以4000萬元價格,把鬧過全國斷網的公司DNSpod賣給騰訊,這並不是一個驚天動地的大交易,但足以給他的互聯網生涯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原本外界以為,吳洪聲會就這麽一直把DNSpod做下去,可騰訊當初承諾的獨立運作在具體操作上暴露出諸多問題,DNSpod既不能算獨立運作的外部公司,又無法調動騰訊內部資源,吳洪聲成為尷尬的“外人”。

帶著一點任性、賭氣及遺憾,吳洪聲離開了帶給他光環的DNSpod和騰訊。剛剛進入而立之年,吳洪聲依然充滿創業熱情。

2014年8月15日,吳洪聲發布微博宣布將於月底離開DNSpod,8月26日,吳洪聲在微博宣布正式離開DNSpod。他做出離職決定後就打算找投資人聊聊,但又不能空著手去,於是用5分鍾瞎掰了一個想法打算先忽悠下投資人。

這個想法的雛形就是“洋蔥”,簡單說是改變需要輸入有形密碼的賬號密碼體係。沒想到的是,小米CEO雷軍及創新工場合夥人汪華,前後分別隻和吳洪聲聊了3-5分鍾,都決定進行投資。就這樣,“洋蔥”完善成為“基於雲計算推出的帳號安全登錄工具”,這個隨性少年誤打誤撞開始新一輪創業。

一句話說,洋蔥是一個基於雲和用戶生物特征的身份驗證服務。網站和應用通過集成洋蔥,就可以快速實現在登錄、支付、授權等關鍵業務中使用指紋、聲紋及人臉識別功能,從而徹底拋棄傳統的賬號密碼體係。

對個人用戶而言,訪問集成洋蔥服務的網站和應用將無需記住賬號密碼,而是直接使用生物特征驗證來提高賬號安全性,無需擔心賬號被盜。

很可惜該項目運作了2年後,以失敗而告終。

如今奶罩”,重啟曾經站長心中最牛逼的論壇係統“Discuz!”,給更多草根站長創業者帶來優質可靠的網站係統。

來源:投資自己

頂: 4踩: 0

來源:盧鬆鬆博客



相關說明:

1、VIP會員無限製任意下載,免積分。立即前往開通>>

2、下載積分可通過日常 簽到綁定郵箱 以及 積分兌換 等途徑獲得!

3、本站資源大多存儲在雲盤,如出現鏈接失效請評論反饋,如有密碼,均為:www.ipipn.com。

4、所有站內資源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原版權作者許可,禁止用於任何商業環境,否則後果自負。為尊重作者版權,請購買正版作品。

5、站內資源來源於網絡公開發表文件或網友分享,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係管理員處理。

6、本站提供的源碼、模板、軟件工具等其他資源,都不包含技術服務,請大家諒解!

7、源碼、模板等資源會隨著技術、壞境的升級而存在部分問題,還請慎重選擇。

PS.源碼均收集自網絡,如有侵犯閣下權益,請發信件至: admin@ipipn.com .


源站網 » 吳洪聲:草根站長的創業之路

發表評論

讚助本站發展 維持服務器消耗

全站源碼免費下載 立刻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