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涛的故事

六年前,我刚大学毕业;

在一个教育培训公司认识了洪涛,他比我大两岁,在大学学的是机械专业,毕业后,在南方的工厂做了一段时间技术员,因为工资低,离家又远,遂辞职;

回来后一直在做销售工作,卖过晾衣架、拖把、干过信用卡推广,不过时间都很短暂,最后在一家教育课程销售的公司待了很久;

教育课程销售公司模式也很简单,专门瞄准一些经济情况不错县城的学校,举办讲座,利用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情,搞课程会销;

渠道专员负责洽谈学校,安排讲座,由讲师主讲,调动家长情绪,现场完成课程销售,一场成功的讲座会销,可以卖十几万;

公司、讲师、渠道专员三方分钱,好的时候,一周都能进账三四万,洪涛后来每次聊天谈到这里,都是一副兴奋着追忆美好的表情;

由于讲师和渠道专员不是固定搭配,是可以随意组合的,优秀的讲师意味着更高的转化率,很快,洪涛便和同事发生了摩擦;

事情以洪涛的辞职告终,而各种细节,每次问他,他都是语焉不详;

很快,洪涛又找到了新工作,就是现在的教育培训公司,做青少年暑期素质夏令营,洪涛还是跑业务;

人总是这样,一旦在哪个事情上尝到甜头,那么,就会认定自己是适合做这个的,直到遇到瓶颈;

新公司的老板是公务员出身,学历很好,也很会包装自己,一些大学、教育培训机构经常请他开讲座;

后来次数多了,老板觉得,经商赚钱才应该是他是追求和宿命,遂辞职下海,创办公司;

而洪涛,就是新公司创办后,公司的第一批员工,由于之前有洽谈学校的经验,老板如获至宝,让他做了销售主管;

老板毕竟是公务员出身,初入商界,难免眼高手低,公司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招生艰难;

我到公司应聘的时候,洪涛已经在公司呆了半年,成为元老级人物,很不幸,我被分到了洪涛手下,跟他一起跑渠道,去社区做活动;

初次接触,双方都很客气,毕竟不知道彼此的脾气和秉性,一来二去的试探后,发现原来是志同道合的同志;

于是便敞开心扉,畅谈人生理想、痛说革命家史,由于气味相投,很快我们就有了第一次小小的合作;

正值七月,天气炎热,公司要求去小区做活动,我和洪涛的任务是帮助老师们到小区把帐篷,活动展示架等一系列用品弄好,然后去人流集中的地方去发宣传页;

我和洪涛每人拎了两大捆宣传页,在阳光的炙烤下,艰难的走向了废品站......

处理完毕,买两个西瓜,找个凉快点的地方,惬意的坐下,慢慢享受穿堂风的轻抚;

一个月后,发工资了,我清楚的记得我是1591块,我被现实狠狠教育了,于是辞职回家,打算考公务员;

这真是个奇怪的轮回,也许这就是围城的含义吧!

再见洪涛,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他也辞职了,联系我一起吃了顿饭,我问他怎么会辞职的;

洪涛顿时义愤填膺,开始跟我大倒苦水:

老子好歹也是公司的元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辛辛苦苦九个月,结果奖金给了我四千块钱,妈的,老板就是个傻X;

洪涛涨红了脖子根骂道;

我说了好些宽慰的话,然后问他有什么打算,洪涛表示先休息几天,他有个表弟在做网络赚钱,跟他提了好几次,他想去了解下;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考公务员落榜后,我去培训机构做了助教,每天按时上下班,生活了无趣味;

洪涛找到表弟了解网络赚钱后,便一发不可收的迷恋上了,彼时,他表弟在做的是,通过伪造信息,套取平台的新用户补贴;

表弟有个自己的工作室,当洪涛了解到,表弟通过薅羊毛日用几千元的时候,直接傻眼了,觉得哪有这么好赚的事情?

事实是——真的很好赚,彼时一个如日中天的某借贷平台正在通过疯狂补贴拓展新用户,邀请新用户可以最高可以赚到将近一百元;

洪涛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赚的机会,很快就跟表弟学会了操作技巧,加入了网络薅羊毛赚钱大军的行列;

再次见到洪涛时,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红光满面,春风得意,我准备邀他到之前经常去的小馆子一聚;

不料,洪涛大手一挥;

那里档次太低啦,现在我们都去皇冠酒店,环境好,菜品也不错,走,今天一起去;

皇冠酒店消费不菲,我唯唯诺诺,不敢应承;

洪涛看出来我的心思,

兄弟,我们要与时俱进嘛,赚钱了,就应该消费点好的,放心,今天都算在涛哥的账上;

很快到达酒店包间,洪涛麻利的点了菜,看他的熟练程度,应该是常来消费;

菜很快上齐了,觥筹交错间,我听见洪涛跟表弟谈论业务上的事情,通过一些信息片段分析,洪涛应该赚了好几十万;

我没有向他求证,整个饭局上只是自顾自的埋头吃饭;

有时候就是这样,平时很好的朋友,突然发达了,再接触后,总会觉得哪里不对;

是自己的自尊心太强?

还是朋友的层次提高了,没有了共同话题?

我没有答案。

这个饭局之后,我很少主动联系洪涛,只是偶尔通过其他朋友的渠道,零星的听到一些信息;

薅羊毛的平台很快就不能做了,洪涛和表弟经过认真研究,决定开始搞直播CPS推广;

开始是做一些广告联盟的单子,单价一两块钱,推广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不断的加QQ群,用机器人发链接;

后来也做过贴吧,知道,微信群的渠道,反正基本上收益有限,没有薅羊毛的时候暴利;

洪涛觉得这个太慢,于是和表弟研究更多的产品和渠道;

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他们便有了收获,找到了一款诱导充值的CPS直播软件,通过在群里发布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来完成推广;

由于是新套路,洪涛和表弟很快就做的风生水起,日入斗金,怎一个爽字了得!

后来因为不满足平台的扣量操作,洪涛和表弟自己花钱请技术做了自己的平台,同时也发展代理,每天躺赚无数,好不痛快!

我照常是每天两点一线,努力上班搬砖,和洪涛没有再联系过,仿佛从生活中抹去了这个人一样;

大概是临近春节的时候,有天我正在给学生辅导,手机在兜里震动起来,是洪涛的朋友打来的;

我匆忙跑到外面接通,只听见电话那头洪涛朋友急切的问我,认识局子里的人吗?

我说不认识,出什么事了?

洪涛出事了,昨天的事情,被带走了,说是涉嫌诈骗......

我一时间呆住了,洪涛朋友后面说的什么,我一句也没有记住;

两个月后,洪涛和表弟被公诉审判,因为涉及流水有上千万,所以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一个月后,我去看望洪涛,见到他的时候,他形容枯槁,满面憔悴,我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赶快把给他带的东西摆到面前,

也不知道带什么,这是我们之前经常去那家馆子的酱肉和烧鸡,给你带点;

洪涛眼圈有些红,

谢谢你还能来看我.....

我有点受不了这个场面,探视结束后,就如逃兵一般的快步跑了出来,心里五味杂陈;

回去的路上,我突然想起茨威格在《断头皇后》中的一句话;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本文为虚构故事,切勿对号入座。

公众号:多渔日记

顶: 3踩: 0

来源:卢松松博客



版权声明:东成西就 发表于 2020-10-10 22:02:11。
转载请注明:洪涛的故事 | 云知道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