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我剛大學畢業;

在一個教育培訓公司認識了洪濤,他比我大兩歲,在大學學的是機械專業,畢業後,在南方的工廠做了一段時間技術員,因為工資低,離家又遠,遂辭職;

回來後一直在做銷售工作,賣過晾衣架、拖把、幹過信用卡推廣,不過時間都很短暫,最後在一家教育課程銷售的公司待了很久;

教育課程銷售公司模式也很簡單,專門瞄準一些經濟情況不錯縣城的學校,舉辦講座,利用家長望子成龍的心情,搞課程會銷;

渠道專員負責洽談學校,安排講座,由講師主講,調動家長情緒,現場完成課程銷售,一場成功的講座會銷,可以賣十幾萬;

公司、講師、渠道專員三方分錢,好的時候,一周都能進賬三四萬,洪濤後來每次聊天談到這裏,都是一副興奮著追憶美好的表情;

由於講師和渠道專員不是固定搭配,是可以隨意組合的,優秀的講師意味著更高的轉化率,很快,洪濤便和同事發生了摩擦;

事情以洪濤的辭職告終,而各種細節,每次問他,他都是語焉不詳;

很快,洪濤又找到了新工作,就是現在的教育培訓公司,做青少年暑期素質夏令營,洪濤還是跑業務;

人總是這樣,一旦在哪個事情上嚐到甜頭,那麽,就會認定自己是適合做這個的,直到遇到瓶頸;

新公司的老板是公務員出身,學曆很好,也很會包裝自己,一些大學、教育培訓機構經常請他開講座;

後來次數多了,老板覺得,經商賺錢才應該是他是追求和宿命,遂辭職下海,創辦公司;

而洪濤,就是新公司創辦後,公司的第一批員工,由於之前有洽談學校的經驗,老板如獲至寶,讓他做了銷售主管;

老板畢竟是公務員出身,初入商界,難免眼高手低,公司業務發展並不順利,招生艱難;

我到公司應聘的時候,洪濤已經在公司呆了半年,成為元老級人物,很不幸,我被分到了洪濤手下,跟他一起跑渠道,去社區做活動;

初次接觸,雙方都很客氣,畢竟不知道彼此的脾氣和秉性,一來二去的試探後,發現原來是誌同道合的同誌;

於是便敞開心扉,暢談人生理想、痛說革命家史,由於氣味相投,很快我們就有了第一次小小的合作;

正值七月,天氣炎熱,公司要求去小區做活動,我和洪濤的任務是幫助老師們到小區把帳篷,活動展示架等一係列用品弄好,然後去人流集中的地方去發宣傳頁;

我和洪濤每人拎了兩大捆宣傳頁,在陽光的炙烤下,艱難的走向了廢品站......

處理完畢,買兩個西瓜,找個涼快點的地方,愜意的坐下,慢慢享受穿堂風的輕撫;

一個月後,發工資了,我清楚的記得我是1591塊,我被現實狠狠教育了,於是辭職回家,打算考公務員;

這真是個奇怪的輪回,也許這就是圍城的含義吧!

再見洪濤,已經是三個月之後——他也辭職了,聯係我一起吃了頓飯,我問他怎麽會辭職的;

洪濤頓時義憤填膺,開始跟我大倒苦水:

老子好歹也是公司的元老,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辛辛苦苦九個月,結果獎金給了我四千塊錢,媽的,老板就是個傻X;

洪濤漲紅了脖子根罵道;

我說了好些寬慰的話,然後問他有什麽打算,洪濤表示先休息幾天,他有個表弟在做網絡賺錢,跟他提了好幾次,他想去了解下;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考公務員落榜後,我去培訓機構做了助教,每天按時上下班,生活了無趣味;

洪濤找到表弟了解網絡賺錢後,便一發不可收的迷戀上了,彼時,他表弟在做的是,通過偽造信息,套取平台的新用戶補貼;

表弟有個自己的工作室,當洪濤了解到,表弟通過薅羊毛日用幾千元的時候,直接傻眼了,覺得哪有這麽好賺的事情?

事實是——真的很好賺,彼時一個如日中天的某借貸平台正在通過瘋狂補貼拓展新用戶,邀請新用戶可以最高可以賺到將近一百元;

洪濤自然不會放過這麽好賺的機會,很快就跟表弟學會了操作技巧,加入了網絡薅羊毛賺錢大軍的行列;

再次見到洪濤時,他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不一樣了,紅光滿麵,春風得意,我準備邀他到之前經常去的小館子一聚;

不料,洪濤大手一揮;

那裏檔次太低啦,現在我們都去皇冠酒店,環境好,菜品也不錯,走,今天一起去;

皇冠酒店消費不菲,我唯唯諾諾,不敢應承;

洪濤看出來我的心思,

兄弟,我們要與時俱進嘛,賺錢了,就應該消費點好的,放心,今天都算在濤哥的賬上;

很快到達酒店包間,洪濤麻利的點了菜,看他的熟練程度,應該是常來消費;

菜很快上齊了,觥籌交錯間,我聽見洪濤跟表弟談論業務上的事情,通過一些信息片段分析,洪濤應該賺了好幾十萬;

我沒有向他求證,整個飯局上隻是自顧自的埋頭吃飯;

有時候就是這樣,平時很好的朋友,突然發達了,再接觸後,總會覺得哪裏不對;

是自己的自尊心太強?

還是朋友的層次提高了,沒有了共同話題?

我沒有答案。

這個飯局之後,我很少主動聯係洪濤,隻是偶爾通過其他朋友的渠道,零星的聽到一些信息;

薅羊毛的平台很快就不能做了,洪濤和表弟經過認真研究,決定開始搞直播CPS推廣;

開始是做一些廣告聯盟的單子,單價一兩塊錢,推廣的方式也很簡單,就是不斷的加QQ群,用機器人發鏈接;

後來也做過貼吧,知道,微信群的渠道,反正基本上收益有限,沒有薅羊毛的時候暴利;

洪濤覺得這個太慢,於是和表弟研究更多的產品和渠道;

皇天不負有心人,很快,他們便有了收獲,找到了一款誘導充值的CPS直播軟件,通過在群裏發布一些不可描述的內容來完成推廣;

由於是新套路,洪濤和表弟很快就做的風生水起,日入鬥金,怎一個爽字了得!

後來因為不滿足平台的扣量操作,洪濤和表弟自己花錢請技術做了自己的平台,同時也發展代理,每天躺賺無數,好不痛快!

我照常是每天兩點一線,努力上班搬磚,和洪濤沒有再聯係過,仿佛從生活中抹去了這個人一樣;

大概是臨近春節的時候,有天我正在給學生輔導,手機在兜裏震動起來,是洪濤的朋友打來的;

我匆忙跑到外麵接通,隻聽見電話那頭洪濤朋友急切的問我,認識局子裏的人嗎?

我說不認識,出什麽事了?

洪濤出事了,昨天的事情,被帶走了,說是涉嫌詐騙......

我一時間呆住了,洪濤朋友後麵說的什麽,我一句也沒有記住;

兩個月後,洪濤和表弟被公訴審判,因為涉及流水有上千萬,所以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一個月後,我去看望洪濤,見到他的時候,他形容枯槁,滿麵憔悴,我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麽;

我趕快把給他帶的東西擺到麵前,

也不知道帶什麽,這是我們之前經常去那家館子的醬肉和燒雞,給你帶點;

洪濤眼圈有些紅,

謝謝你還能來看我.....

我有點受不了這個場麵,探視結束後,就如逃兵一般的快步跑了出來,心裏五味雜陳;

回去的路上,我突然想起茨威格在《斷頭皇後》中的一句話;

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都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本文為虛構故事,切勿對號入座。

公眾號:多漁日記

頂: 3踩: 0

來源:盧鬆鬆博客



相關說明:

1、VIP會員無限製任意下載,免積分。立即前往開通>>

2、下載積分可通過日常 簽到綁定郵箱 以及 積分兌換 等途徑獲得!

3、本站資源大多存儲在雲盤,如出現鏈接失效請評論反饋,如有密碼,均為:www.ipipn.com。

4、所有站內資源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原版權作者許可,禁止用於任何商業環境,否則後果自負。為尊重作者版權,請購買正版作品。

5、站內資源來源於網絡公開發表文件或網友分享,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係管理員處理。

6、本站提供的源碼、模板、軟件工具等其他資源,都不包含技術服務,請大家諒解!

7、源碼、模板等資源會隨著技術、壞境的升級而存在部分問題,還請慎重選擇。

PS.源碼均收集自網絡,如有侵犯閣下權益,請發信件至: admin@ipipn.com .


源站網 » 洪濤的故事

發表評論

讚助本站發展 維持服務器消耗

全站源碼免費下載 立刻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