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直鄙視,但做微商的為何越來越多?

提起微商,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麽?

相信大多數人腦海中浮現的不外乎是這樣:草根、朋友圈刷爆、不停地加好友、產品質量難保障,還有被當成段子講的文案“恭喜XX代理喜提豪車飛機”.....這是一個被貼滿了負麵標簽的行業。

有的人表麵上一本正經,背地裏卻在做微商。在北京某VC機構從事分析師工作的方笑吐槽,“我的發小也在朋友圈賣衣服了,你說好端端一個小姑娘,為啥要做微商呢?”與其說是偏見,倒不如說是好奇:為什麽他們都去做微商?

這堪稱是中國商業史的一大不解之謎:盡管微商遭到無數鄙視,但從事的人群卻日益龐大。數據顯示,2017年時微商從業者就已超過3000萬,而2019年新名詞“社交電商”從業人員達4800萬,不少年輕的90後們也加入其中。微商神話,為何經久不衰?

“為什麽做微商?掙得比工資多啊”

(李麗,30歲,公司HR)

“這麽說吧,做微商有時賺的比我工資要高。”

說話的人是李麗,今年是她做微商的第四個年頭。加入微商行列的想法始於她生完孩子後的一段時間。那段時間,微商之風正刮得濃烈,李麗在刷朋友圈時,經常會看到有賣家發布奶瓶、玩具等動態,一起被貼出來的,還有小孩子玩的正歡的小視頻。

奶瓶和玩具的價格都不算便宜,單品將近300塊,李麗買了幾次,一來二去的也就跟賣家熟悉了起來。在對方的勸說下,她心動了,開始做品牌代理,“沒有代理費,預存6000塊,可以8折拿貨。”李麗介紹。

由於入行較早,李麗趕上了紅利期。累積了一批忠實客戶,也發展了幾個代理,目前,李麗同時代理著一款護膚品和一款乳膠枕,月收入在一萬左右。

比起化妝品,李麗更看好乳膠枕,“一是利潤不低;二是基本不用售後,隻要維護好客戶就行;三是不用擔心客戶使用後會有副作用。”

為了得到這些客戶資源,李麗當初費了不少工夫,“客戶從加完微信到下單,也需要一段時間的觀察期,還有不少加了就刪的。”添加方式也是花樣百出,她先後嚐試了地推、推廣、請客戶介紹客戶等。

但不出意外,她能感受到來自身邊親友對微商的質疑,這並不是一份那麽體麵的“工作”。畢竟買微商的產品是一回事,自己做又是一回事。

不過在李麗看來,。

她現在在一家互聯網公司擔任HR,互聯網行業年輕化的標簽很明顯,而李麗自己,正站在30歲的職業關口上,“也算是分散風險吧,這是一個不設限的行業,沒有年齡與學曆限製,做好了能一直做下去。”

“90後做微商,朋友圈不會發雞湯”

(孫雨,28歲,外貿從業者)

可以肯定的是,微商圈子正在“換血”。

在青島做外貿生意的孫雨發現,身邊像她一樣做微商的90後越來越多了。“我好幾個同事都在做微商,有的用小號發動態,可以理解,今年行業不太景氣,都是為了生活。”孫雨感歎。

隨著90後湧入職場,步入家庭生活,刷新了又一代勞動者的麵貌。從前以寶媽為主要中堅力量的微商行業,也呈現年輕化的態勢。單是孫雨所在微商的團隊裏,就有一大半都是像她一樣,手握本科學曆的白領。

孫雨調侃如今的微商形勢,是“‘70後’做供應鏈,‘80後’帶團隊,而‘90後’奮鬥在一線。”

眾多“一線”工作者給了微商新的麵貌。孫雨並沒有刷屏似的發朋友圈,也沒有切換小號或是屏蔽同事和領導,隻在休息時間分享動態。她認為,作為一名微商,是需要打造自己個人IP的,“分寸感很重要,人設也是,不能讓人家覺得你很煩人,我有時候會發一些正能量的動態,同事有時候也從我這裏拿貨。”

微商之路,孫雨走了兩年,也發現外界對於微商存有很大的誤解。比如微商三無產品泛濫和浮誇的營銷文案,她解釋,“行業在逐漸規整,我做的肯定不是三無產品,自己也在用,而且現在90後微商的朋友圈打造的都很精致,不會整天發一堆雞湯。”

至於為什麽選擇保健品作為微商切口,孫雨表示,不少白領缺乏鍛煉,生活不規律、工作壓力大,這些因素引發普遍焦慮,而吃保健品養生已經成為潮流。

值得一提的是,大多數人並不會將做微商當成自己的主業來發展。在孫雨看來,做微商不確定性太大,淘到金子的人不少,淘不到的也大有人在。

“兩周加了5個人,3個是同行”

(張雪,24歲,設計師)

24的張雪就是沒有淘到的那一個。

眼看著不少人進了這個行業拿到高收入,張雪終於也在今年10月推開了這扇大門,開啟刷屏模式。張雪入手的是服裝,賣家告訴她規則,先按照原價賣出八單,之後就可以按照代理價賣貨,張雪要賺的就是其中的差價。

微商賣貨,從加微信開始。張雪為此在朋友圈造了好幾天的勢,“推薦加微信5人可享特價衛衣一件”。吭哧吭哧刷了兩個周的屏,衣服一件沒賣出去,一共新加了5個人,其中3個是同行。

折騰了這麽久,一點效果都沒有,張雪非常失望,她總結原因,“主要是因為朋友圈沒人,還有就是賣衣服的太多了。”其實,微商人滿為患不止體現在衣服一個品類上,各個品類都已有不少先行者入局,由於入行門檻低,時間自由不設限,這場競爭變得異常激烈。

經曆了挫敗後,張雪刪去了之前發的動態,她決定暫時放棄做微商這個想法。“我工作也很忙,不想做這麽多無用功了。”

中國商業史上一大奇觀,被鄙視,為何做微商的人越來越多?

想當年阿裏成立,馬雲鬥誌昂揚的喊出口號“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這句話如今放在微信上同樣適用。2011年,微信橫空出世,在釋放互聯網紅利的同時,也催生了新的商業模式——微商。2013年,微商出現;2015年,發展興盛;2017年,模式逐漸成熟,而現在,我們生活在一個幾乎人人皆微商的時代。

微商以一種近乎不可理解的速度快速躥紅,不知從什麽時候起,打開微信朋友圈,微商泛濫已是普遍現象。他們發的內容80%都是廣告,另外20%多是心靈雞湯與業績分享。

擁抱微商,試水新渠道,也不乏傳統品牌的身影。2014年8月,韓束開始做微商,第一年銷售額就突破5億元;2017年,千億洋河進軍微商新零售,創下21天招募2300多位代理的神話;2018年年初,蒙牛攜大健康產品纖維奶昔牛奶“慢燃”進入微商,3個多月招募近萬代理;2019年伊始,伊利也加入了進來……

這儼然成了另一個淘寶——商品品類從包含衣服、化妝品、保健品外加金融理財產品等等,種類之多令人眼花繚亂。這不是個小市場,2018年,微商市場交易規模達3287.7億元,預計今年將達到1萬億元。

說到微商品牌,就不得不提堪稱“業界楷模”的明星夫妻張庭夫婦。二人將自創的化妝品品牌做的風生水起,儼然締造了一個“微商王國”。年初,其公司達爾威公布了2018年度的交稅總額,高達21億人民幣,令人咋舌。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達爾威旗下的護膚品牌此前曾出現多起質量問題,一度衝上微博熱搜,引發質疑。微商行業裏假貨泛濫、售後不完善等不規範現象長久存在,常常令吃了虧的消費者有苦說不出,質量問題何解?

今年1月,電子商務行業迎來了自己的第一部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法規對個人代購、刷單、大數據殺熟、捆綁搭售等行為都做了相關規定,如今距離正式實施已有11個月。

記得法規剛出台時,朋友圈裏的微商人心惶惶,低調了好一陣子。不少商家表現的分外謹慎,孫雨當時在朋友圈發布了一封“告買家書”,“詢價不要問多少錢,用‘米’這個詞代替,不然會被封號的。”

但如今看來,當初傳的“”、“微商涼涼”等情況並沒有出現,不過有不少微商轉去了專門的平台“雲集”、“微店”等,微商大軍依然浩浩蕩蕩。這,應該算是近年中國商業史上的一大奇觀吧。

來源:投資界

頂: 2踩: 1

來源:盧鬆鬆博客



相關說明:

1、VIP會員無限製任意下載,免積分。立即前往開通>>

2、下載積分可通過日常 簽到綁定郵箱 以及 積分兌換 等途徑獲得!

3、本站資源大多存儲在雲盤,如出現鏈接失效請評論反饋,如有密碼,均為:www.ipipn.com。

4、所有站內資源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原版權作者許可,禁止用於任何商業環境,否則後果自負。為尊重作者版權,請購買正版作品。

5、站內資源來源於網絡公開發表文件或網友分享,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係管理員處理。

6、本站提供的源碼、模板、軟件工具等其他資源,都不包含技術服務,請大家諒解!

7、源碼、模板等資源會隨著技術、壞境的升級而存在部分問題,還請慎重選擇。

PS.源碼均收集自網絡,如有侵犯閣下權益,請發信件至: admin@ipipn.com .


源站網 » 你一直鄙視,但做微商的為何越來越多?

發表評論

讚助本站發展 維持服務器消耗

全站源碼免費下載 立刻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