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到了2020年,朋友問我:先生有嗎?2019年生前對先生不薄,先生還是趁它還有最後一口氣為它寫點什麽吧。寫個《職業作家勸退指南》也是好的呀!

那就寫個不算年終總結的“全職作家兩年總結&勸退指南”吧。

 

2017年10月開始,我當起了全職作家。起因是過完國慶上班的早上九點半,公司三個股東一起把我叫進辦公室,對我說:“公司沒錢了,你這邊項目隻有不做了。”於是我手下二十多個人的團隊在平均欠薪兩個月的情況下讓大家回家,等公司日後補工資。當然,這筆團隊的欠薪是沒有給的,包括我自己的七萬多欠薪。

當時回成都已經兩年,作為一個遊戲從業者,這兩年經曆讓我對成都遊戲行業異常絕望,跟妻子商議了幾天,實在看不到繼續從事遊戲業的未來發展,於是下了一個非常狠的決定:

不去上班,不去找工作了,全職寫作。當一個職業作家。

這時候離我最後以“七月”的名字發表小說已經過去了將近十年。新一代的科幻讀者根本不知道我這個人的存在,正如小說《群星》的作者簡介裏說的“科幻圈最老的新人”。某“科幻圈大佬”給我寄語:“某人也不想想為啥讀者都把你遺忘了”。

不過在2017年失業之前,我在業餘時間還是重新拾起筆來寫過些東西的,可能隱隱也感覺到成都遊戲業的不靠譜,我在2017年年初寫了短篇《雙旋》,之後又花了四個月的晚上重寫完了長篇《群星》的第二稿,也就是後來出版的基本定稿版本。

兩篇東西朋友和編輯看過給了我很多讚譽和鼓勵,證明至少我還沒有因為十年的生疏忘記了怎麽寫東西。我想業餘四個月能寫完二十多萬字的長篇,這樣的速度和質量也許還是有希望養活自己的。

當然,當職業作家的決定更多還是因為找不到更好的方向。從事遊戲業十年我從策劃一直幹到製作人,在年近三十五的時候不得不驟然切換職業道路,完全放棄過去所有的積累。

妻子跟我商量,不上班這個事情,應該定一個死線。也就是到某個地步就得認為當職業作家是不行的,還是得去找工作。總不能真的到最後賣房賣車吧……

於是定了兩個死線:

第一, 半年之後要開始有寫作的收入。

第二, 可以賣房,不能賣車。(因為新買的車我們給它起了名字!)

於是從2017年10月開始,我正式開始當“職業作家”。

首先我要定義一下“職業作家”。在我看來,職業作家意味著在整個職業規劃裏麵,我的收入來源核心應該是“屬於我的作品”,而不是“甲方委托我的工作”。這不同於“職業文字工作者”。

不是這個行當的人可能不是很明白這個定義的意思。

寫小說,寫書這件事情,在我國賺錢是非常非常難的(網文圈的事情我不懂,不列入討論)。一個作品從寫完到出版往往都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更別說出版了可能也沒什麽收入。

所以這是“職業作家”勸退指南的第一條:如果你沒有一定的收入儲備,請千萬慎入。

勸退指南第二條:既然寫書本身賺錢周期很長(假如能賺錢的話),那怎麽養活自己不餓死呢?如果你不知道,也沒有路子,請千萬慎入。

雖然我十年沒有寫東西,但是好在我的老朋友們已經都成了科幻圈的中流砥柱。在得知我全職寫作之後給了我很多幫助——也就是介紹“商單”。

所謂“商單”,就是甲方爸爸提出要求,我來實現甲方爸爸的文字作品需求,這樣的商業合同作品。比如遊戲的衍生品“定製遊戲小說”。比如得到說的“名著解讀書稿”。等等等等。

這些收入構成了我兩年來的基本生活費來源,而這些來源很大程度上依賴幫我介紹活的朋友。(請自行勸退)

很明顯,這就有一個基本的矛盾:來錢穩定,快的收入來源多是“商單”,但我的規劃是“職業作家”,而不是“職業文字工作者”。比起寫自己的東西,商單的收入來源穩定性實在好太多,價錢也不低。為了不被帶偏,我定了個自己的要求:

每年商單工作時間不超過半年,商單收入能保證生活以後就盡量少接,以寫自己的作品為主。

然後就開始了正式的職業作家之路。

2017年10月,到2017年11月,我寫了一個九萬字長中篇科幻《岩邊的禪院》。

給網易寫了一篇短遊戲小說,收入一萬。

妻子發現自己懷孕。

2017年11月到12月,寫了二十萬字的長篇科幻《白銀盡頭》。

找公司討薪,仲裁。寶寶胎心停止,流產。

2018年1月,嶽父糖尿病惡化,入院治療,發展至尿毒症,需要長期透析。

2018年2月,在朋友推薦下跟開發《古劍奇譚》係列的遊戲公司簽訂遊戲小說合同,價格為20萬元。

簽訂這個合同的時候,可以想象我鬆了一大口氣。20萬雖然不是很多,但足夠解決一年房貸在內的最基本開銷。可惜這個合同後來一地雞毛,除了預付款六萬多並沒有拿到尾款。

2018年過年前,次元書館的老板賈驥先生來成都找我,約我把二十萬字的《白銀盡頭》改成50萬的大長篇,以字數計算預付版稅,不用等出版,交稿即預付版稅,價錢不算低。跟我深談一天之後我答應了下來。

所以2018年的農曆年我過得還是比較安穩,雖然每天接送妻子和嶽母往返醫院(嶽父在醫院),但至少感覺手裏有糧。

3月,4月,我完成了《古劍奇譚·偃甲:紈天》的商稿寫作。按照合同對方每周驗收反饋“沒有問題”,等全稿22萬給出,對方突然拒絕最終驗收,拖了數月之後,終於得到確切消息:該遊戲項目主管換人,新負責人將該項目之前簽訂的遊戲小說的數本小說合同全部拒絕付款。

最可笑的是,該司的人腆著臉說給一半錢把小說買下。

不提其中撕逼,從此得到一個教訓:不要與任何主要收入是販賣情懷的公司合作。此教訓不細闡述,不爭論。

幸而我寫作速度快,兩個月時間收入六萬也不算太慘。至於那個項目其他朋友,辛辛苦苦大半年才寫完的,也隻拿了這點錢,折合每個月累死累活幾千,那就太可憐了。

2018年5月12號,512十周年紀念,回家給母親掃墓,想寫一篇關於自己家鄉的小說。

5月之後開始按合同約定擴寫五十萬字版本的《白銀盡頭》。從動筆就變成了重寫,最後這篇小說寫到了60萬字,中間因為特殊情況停筆兩個月,最後在2019年3月完稿。整個小說來回整體修訂次數大概有六七次,整體重寫了三遍。

賈驥先生是實誠人,50萬字的合同,最後是一點錢沒少地付給我60萬字的基本稿費。

2018年11月,在我為《白銀盡頭》後半本寫完了卻不滿意掙紮的時候,嶽父突發中風,次日淩晨去世。

2018年12月,《群星》合作出版方確認今年書號實在拿不到,簽訂合同一年之後仍然不知道何時出版、

2018年,是這個世界對我很不好的一年。

盡管如此,到年末的時候我的收入還是差不多三十萬。有《古劍》隻給了預付就想要全稿的錢,有賈驥先生仁義幹脆沒驗收最終完稿就給了50萬字對應稿費的錢,有好友陳楸帆老師介紹“得到說”解讀稿的錢……

從最開始約定的兩個死線上看,我第一年的職業寫作生涯完全達標,而且超額完成了很多,這其中有很多朋友的幫助。但如果問我能確定職業作家這條路能走下去嗎?

我那時候還是不知道。

於是2019年。

妻子懷孕。

過完農曆年,《群星》合作出版方依然沒有談妥出版社書號。合作方是我十多年前的編輯,關係近密,時隔十年雙方抱著極大期待的再度合作卻不得不遺憾合同解約。對方安慰我:沒事兒,一般我的經驗,到了絕望的時候往往就突然柳暗花明了。

另一家出品方簽訂合同接手,真的就柳暗花明,人民文學出版社過稿,確定出版《群星》。半年時間,書問世。

2019年一整年,經濟形勢似乎都不太妙。商單合同並不多,為某個頭部遊戲做了電影大綱企劃,做了一半,沒了下文。為騰訊漫畫策劃了一套世界觀。

然後《白銀盡頭》三月底終於將60萬字全部完稿,舒了一口長氣。隔了一個月再讀,很好看。(現在《白銀盡頭》在知乎連載,有興趣的請自取。)

5月,開始寫《小鎮奇談》,為一年前立下的宏願埋單。我是真沒想到這本書比《白銀盡頭》寫得還痛苦,失眠不說,最多一天為想怎麽寫散心步行了將近三十公裏。

等到9月女兒出生,小說還沒寫完,直到快到十月,搶在月嫂走之前,搶在一整天一整夜被臭寶寶鬧得頭禿之前,終於寫完了……

十月以後,除了帶娃什麽也沒幹。

十一月,《群星》出版,十一月《群星》電影改編權售出。

十二月,出版一個月的《群星》得了第一個獎“閱文·探照燈書評人獎”,年度十大好書,年度類型小說。

在出品方八光分文化幾乎全公司傾力而出的幫助下,半年小說出版,電影改編權售出,得獎~

這時候離我全職寫作兩年。《群星》已經是我當“職業作家”之前就寫完的了。(勸退*3?)

這兩年我加起來成稿(不計改稿重寫的數字)寫了一百五十萬字左右,算是“完全我自己的作品”成稿作品百萬字左右。這百萬字都還在等待出版,還沒有給我帶來收入。

但是我想我能當一個“職業作家”了。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的女兒長得真好看呀!

作者:烏拉拉(豆瓣)

頂: 5踩: 0

來源:盧鬆鬆博客



相關說明:

1、VIP會員無限製任意下載,免積分。立即前往開通>>

2、下載積分可通過日常 簽到綁定郵箱 以及 積分兌換 等途徑獲得!

3、本站資源大多存儲在雲盤,如出現鏈接失效請評論反饋,如有密碼,均為:www.ipipn.com。

4、所有站內資源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原版權作者許可,禁止用於任何商業環境,否則後果自負。為尊重作者版權,請購買正版作品。

5、站內資源來源於網絡公開發表文件或網友分享,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係管理員處理。

6、本站提供的源碼、模板、軟件工具等其他資源,都不包含技術服務,請大家諒解!

7、源碼、模板等資源會隨著技術、壞境的升級而存在部分問題,還請慎重選擇。

PS.源碼均收集自網絡,如有侵犯閣下權益,請發信件至: admin@ipipn.com .


源站網 » 職業作家勸退指南

發表評論

讚助本站發展 維持服務器消耗

全站源碼免費下載 立刻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