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分享:記一次被騙傳銷經曆

蛋哥要結婚了,打電話邀請我,我沒去。

我和蛋哥是高中的同學,那時的蛋哥黑黑瘦瘦,話不多,但是性格很好,我和他平時沒事都喜歡打球,一來二去,熟悉了。

當時所在的高中是寄宿製,我和蛋哥,小年三個人住一間宿舍,由於學習任務繁重,壓力很大,每天早起晚睡,我們三個就是在那時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情誼,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哥們兒。

高中畢業後,我去了地區師範學院,蛋哥去了職專,小年去了省會的一所理工院校。

蛋哥是三年職專,專業對口的是房地產建築,畢業後,很快就找到工作,在一個乙方的建築公司的項目上班,吃住全包,工資全落,逍遙自在。

我和小年還有一年才畢業,於是蛋哥抽空就去找我倆玩,由於我們還是窮學生,吃喝都是蛋哥買單,他是掙工資的人了嘛。

蛋哥上班半年後,和我的聯係開始逐漸減少,我開始也沒有覺得有什麽異常,隻是偶爾通電話時調侃他,是不是談女朋友了?搞的這麽神秘,什麽時候帶出來見見讓我給你把把關啊?

蛋哥每次都是說沒有,正等著我和小年給他介紹對象呢,看到有合適的一定要想著他,於是大家嘻嘻哈哈,都沒在意。

大四下學期,我忙著寫畢業論文,找工作,每天忙的不可開交,和蛋哥的聯係也沒有之前頻繁了,直到有一天,我找,心情有點鬱悶,就跟他打了個電話。

聊了半天以後,蛋哥開始寬慰我,不要急,招聘機會多著呢,然後告訴我,他跳槽了,去了S省的一個國企建築公司,待遇很不錯,領導很器重他。

我說,你小子可以啊,悶聲發大財,好好幹,等你發達了,可別忘了兄弟們。

蛋哥說哪能啊,咱們什麽關係,你和小年最近有時間沒有,可以來我這裏玩玩,我最近比較閑,工地不忙,你們來了我帶你們好好轉轉,散散心。

我說,好啊,我看看最近學校有什麽安排沒,沒有的話去你那裏玩兩天,好好聊聊,小年不知道有沒有時間,你打電話問問。

蛋哥一聽我要去,非常高興,連聲說,好好,我打電話問問小年,他有時間了你倆可以一起來。

掛斷電話,我開始查次日的火車票,蛋哥在S省的一個偏僻的地級市,三麵環山,我心想,這他媽的不就是山溝溝嗎?

查了車次,發現隻有兩列車經過,其中一個時間點是淩晨,另外一列是晚上十點多,早上七點鍾到,於是我訂了晚上十點多的那列車。

蛋哥發信息告訴我說小年因為要弄畢業設計,抽不出時間來,去不了了,我隻能自己一人去,我有點遺憾。

想不到第二天,輔導員突然通知我,讓我這幾天準備下,去學院就業指導處值班,幫助離校學生整理檔案,我心想,這可真是不湊巧,估計S省之行要泡湯了。

於是我拿出手機,跟蛋哥打電話,我剛說完,蛋哥的語氣突然有點著急,說,那怎麽辦?我委婉的表示,這次估計去不成了,學校確實有事,要不等下次吧?

蛋哥突然有點惱火的說道,不來了?你說的輕巧,知道你要來,我提前跟領導打了招呼,請了假,領導還安排了飯局,準備給你接風洗塵,你一句不來了,我的臉往哪擱?!

沒想到蛋哥急眼了,我有點驚訝,因為印象裏,我們之間沒有過矛盾和爭執,我第一次見他這樣。

隨後我想了幾秒鍾,說道,蛋哥,要不這樣,我跟老師請兩天假,去你那裏呆兩天,然後再回來,這樣兩邊應該都不耽誤,你看怎麽樣?

蛋哥沉默了一會兒,語氣緩和下來,說,那行吧,你明天上車後給我發個信息,我去火車站接你去。

第二天我早早的去到火車站等車,十點多的時候,列車進站,我上車前給蛋哥發了條信息,蛋哥回複,好的,注意安全。

這趟列車是南方某省開來的,車廂擠滿了人,到處堆放著扁擔和大包小包的行李,不時的傳來小孩的哭鬧聲,我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開始閉目養神。

列車開了一夜,終於到達蛋哥所在的地級市,果然是三麵環山,鐵軌從峽穀中長長的延伸出來,看不到盡頭,我心想蛋哥怎麽會來這麽個鬼地方,經濟看起來比較落後啊。

帶著疑問,我背著包下了車,因為提前已經給蛋哥發了信息,蛋哥已經在站外等著我了,我迅速通過了出站口,抬頭一看,蛋哥已經在站外的廣場上了。

於是,我快步走過去,跟蛋哥打了招呼,蛋哥看起來比之前還要瘦,臉上沒有血色,麵黃肌瘦,我調侃他,怎麽著蛋哥,是不是不注意身體,被榨幹了?蛋哥白了我一眼,說道,少扯犢子,我是什麽樣的人,你還不清楚?

我哈哈大笑起來。

蛋哥身邊還站著一男一女,我不認識,蛋哥解釋說,這是他同事,平時跟他關係不錯,這兩天休息,在家也沒有什麽事,就跟我一起來了。

我點點頭,沒有多想,就跟著蛋哥走了,蛋哥問我吃飯沒,我說,沒有,蛋哥說,走,帶你去吃東西。

我們一行四人來到一家小館子,點了碗麵,要了個菜,我有點驚訝,蛋哥,這四個人夠吃嗎?蛋哥說,我們在家吃過了,不餓,你沒吃飯,趕緊先吃點。

我有點不好意思,三個人看著我自己吃飯,怎麽都有點不自在,為了避免尷尬,飯菜上來後,我吃的飛快,很快便結束戰鬥。

然後,蛋哥說先帶我去他住的地方,把東西放那,然後出門帶我去附近的景點轉轉,我同意了。

我和蛋哥一路有說有笑的走著,而那一男一女,卻沒有緊跟我們,而是遠遠的落後一截,兩個人不知道在嘀咕什麽,就這樣,走一路,跟一路,我心裏有點犯嘀咕。

到了地方,發現蛋哥住的是一個舊小區四樓,沒有電梯,到門口的時候,蛋哥輕輕的敲了敲門,我很驚訝,你不是自己住?

蛋哥說,沒有,我和朋友合租的,正說著,門開了,是一個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見了蛋哥就說,蛋哥,回來了,隨即,朝屋裏喊了一聲,蛋哥回來了!然後開門讓我和蛋哥,一男一女進屋。

一進去,我一眼就看到屋裏有七八個人,房間裏都是墊子,被褥被收拾起來,放在一邊,整個房間弄成了一個大通鋪,另外一個房間是也有七八個人,都是女生,也是一樣的情形。

我的第一反應是,我進傳銷窩了!!

我看到屋子裏十幾個人,頓時有點慌亂,雖然不能立即確認他們就是的,但是我知道,這麽多人住在一起,肯定是不正常的。

正當我想著如何脫身的時候,邊上一個十幾歲的毛頭小子很熱情的接過我手裏的背包,嘴裏熱情的叫我,哥,問我是不是第一次來這裏,在哪上學之類的,我回答了他,接著又是一陣誇讚。

我隨便寒暄了幾句,給蛋哥使了個眼色,蛋哥心領神會,說要帶我出去轉轉,隨後,便開門帶我出去,我倆剛出門,火車站的那一男一女就緊跟上來了,我覺得後脊背有點發涼。

蛋哥帶我去了附近的公園,那一男一女隻是遠遠的跟著,路上,我問蛋哥,你是不是搞傳銷了,他們為什麽一直跟著我們?蛋哥沒有正麵回答,隻是說,他最近看了一個生意,覺得很不錯,這兩個人都是他的團隊成員,是他的“家裏人”。

我立刻說,蛋哥,傳銷可不能搞啊,那都是騙人的,天下哪有那麽好的事情,我在腦海裏極力搜集之前在網上看的關於的傳銷的資料,希望能說服他。

蛋哥說,你剛來,還不了解情況,今天下午有課程,到時候我帶你去聽一下,你也幫我參謀下,看看到底能不能做?就算幫我個忙。

我雖然心裏很不願意,但是既然來了,身邊還有人跟著,一時半會也不好脫身,我就沒有再說話。

到公園的時候,發現公園裏很熱鬧,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那種熱鬧,而是,都是一些年輕人在園子裏轉悠,老年人不多,這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蛋哥一路上跟不少年輕男女打招呼,我吃驚的問,你怎麽認識這麽多人?蛋哥說,這些都是團隊裏的,很多都是名牌大學的大學生,剛才那個女生,是山大的,那個男孩是交大的,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很快在公園轉累了,蛋哥說我們先去吃點飯,然後去聽課,蛋哥跟那一男一女招了招手,隨即帶我向他們走去。

中午去吃了當地的特色手工麵,點了菜,蛋哥和一男一女吃的狼吞虎咽,風卷殘雲,感覺好像很久沒有吃飯一樣,我吃了一驚,卻百思不得其解。

下午他們帶我去了老城區一個犄角旮旯的大雜院裏,在二樓的一個隱秘的小房間,推門進去,隻見烏泱泱一群人,大概三十多個,全部都是年輕人,無一例外。

屋子裏擺放的是一條條的長條凳子,前麵放了一張破爛的小桌子,黑板不知道是哪裏找來的,歪歪扭扭的掛在斑駁的牆壁上,蛋哥示意我坐下。

很快,一個年齡二十出頭的小女孩,走到前麵,身上穿著那種職場白領常見的職業裝,紮了條馬尾辮,然後輕輕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靜。

眾人很快坐好,沒想到,她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我,然後告訴大家要歡迎新同事加入我們團隊,周邊瞬間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我趕緊起身,頷首致意,然後坐下。

接下來,女孩開始講課,講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商業理論,然後開始拿粉筆在黑板上寫各種公式,介紹連鎖經營業,其實就是拉人頭,告訴大家這是可以賺錢的,這個商業模式是有理論支撐的。

半個小時後,我有點受不了,就問蛋哥廁所在哪裏?我要上廁所,蛋哥說在樓下,我就開門出去了,沒想到,那一男一女異常緊張,馬上就跟著我出門了,我上完廁所,發現他們就在外麵等著,我心裏頓時有點發毛,媽的,我這是被監視了。

蛋哥也出來了,我說,蛋哥,我不想聽了,出去轉轉吧,蛋哥點點頭,然後,我告訴蛋哥能不能就我們兩個,蛋哥跟那一男一女低聲耳語了兩句,便帶我出去了。

路上,我開始質問他,這是什麽意思,為什麽要搞傳銷?蛋哥很淡定的告訴我,不要急,這是,這個生意你沒有看懂,它是可以創業賺錢的,因為我見到了。

我問他,你見過什麽了?蛋哥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說道,這個我不能說,你要自己去了解,隻有你自己親眼所見,才更有說服力。

我心裏有點惱火,但還是壓著火說,你想創業出人頭地,你想賺錢我支持,但是我對這個不感興趣,既然你已經研究透了,那你就做吧,我明天回去。

蛋哥突然冷冷的說道,我把你當兄弟,看到能意,第一時間就想到你,你竟然跟我說這個,就算你不想做,你也可以幫我參謀下這個生意啊,看看到底含金量怎麽樣,值不值得幹。

我說,你既然已經看準了,就做唄,我不感興趣,也不想去分析,蛋哥見我生氣了,趕緊轉移話題,說,我們不聊這個了,先回家歇歇。

回到住處,屋子的人已經在一個房間裏席地而坐,有個女孩好像在給他們開會,我和蛋哥進門後,蛋哥示意我脫了鞋,坐下。

我剛一坐下,女孩就熱情的問我的情況,問我對這個創業生意怎麽看,我靈機一動,想著不能激怒他們,就隨口說,挺好的。

女孩來了興趣,就問我,有沒有完全看懂,我說沒有,女孩說,那你要加油哦!我們這裏最快的記錄是一星期,我看你三天就可以看懂這個生意了,如果你三天看明白了,加入我們,我請你吃飯哦!

我內心有點不耐煩,沒有回答她。

晚上吃飯的時候,兩個女孩把飯端到房間裏,每個人麵前分別放了一個小碗,是白菜葉煮麵條,稀稀拉拉的隻有小半碗,我瞬間明白過來,為什麽蛋哥那麽麵黃肌瘦,為什麽在飯店他們那麽狼吞虎咽——是餓的!

然後,大家就開始吃飯,領頭的女孩問我,怎麽樣,還吃的習慣不,我說挺好的,吃這個,減肥。

女孩微笑著問其他人,其他人都說好吃,堪比山珍海味,女孩就說,隻要我們有夢想,那麽我們吃什麽都是山珍海味,堅持努力,就能實現自己的財富夢......

我聽了感覺很可笑,媽的,一幫吃白菜煮麵條的人還吃出優越感了,我心裏盤算著怎麽脫身,忽然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我很快吃完,放下碗,跟蛋哥說,我手機沒電了,要充電,蛋哥說,陽台那裏有插排,可以充電,我拿出充電器,走到陽台,把手機充上電,立刻給我大學宿舍的同學發了一條短信,讓他幫我買明天的車票。發完信息,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回到房間。

睡覺前,要刷牙洗臉洗腳,沒想到這幫人細心的幫我擠好牙膏,打完洗腳水,端到我麵前,美其名曰,讓我感受家庭的溫暖。

我嘴上說著謝謝,心裏卻想著,媽的,你們真以為這點小伎倆能騙過我?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一直沒有敢睡太死,怕出什麽意外,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我悄悄的起來去洗刷。

很快,屋裏的人都醒了,起來收拾完畢,蛋哥告訴我說,今天要繼續去聽課,我表示拒絕,蛋哥估計是怕激怒我,為了安撫我的情緒,就決定帶我去轉悠一圈。

很快,我倆出門了,我路上直接跟他攤牌了,我說,我已經買了火車票,今天就準備走。

蛋哥很惱火,你那麽急著走幹什麽?我又不會害你,我隻是想讓你幫我分析下這個生意而已,你把票退了,這兩天先別走。

他的反應在我意料之中,我很堅定的表示,今天我一定要走,因為學校有個計算機考試,我不能耽誤了。

蛋哥一直勸我,說,他們這個團隊的老大馬上就要回來了,到時候可以見見他,說不定你會改變想法。

我沒好氣的說,我見他幹嘛,我又不認識他,我來是找你的,現在見過你了,我學校還有事,不便久留。

蛋哥這回被我徹底激怒了,吼道,你如果走,就別怪我不認你這個朋友!!

我沒有回答他,轉身往回走,因為剛出來,離住的小區並不遠,我要回去拿我的東西,然後直接去車站。

到了小區,我奔上四樓,敲了敲門,開門的小夥子很驚訝,問我說,怎麽這麽快就回來了,哥,我說,忘了點東西,我回來拿一下。

然後進門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找到我的背包,然後出門了,下樓後看到蛋哥正在樓下站著。

而樓上的人,也感覺不對勁,紛紛跑下樓看出了什麽事情,我跟蛋哥說,我要走,蛋哥直接在大街上就吼了起來,說,你今天如果走,算我瞎了眼,交了你這個朋友,從今以後,一刀兩斷!

我不想再解釋什麽,站在路邊準備攔出租車,誰知道,昨天那個領頭的女孩跳了出來,嗷嗷著叫著要攔住我,不讓我走,情緒異常暴躁。

我沒理她,招手攔到一輛車,打開車門準備坐進去,蛋哥突然說,你不用坐車了,這裏離火車站不遠,我送你走。

我有點措手不及,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短暫的沉默了兩秒,我關掉車門,示意師傅開走,然後蛋哥走過來,說,走吧,我送你。

我說,你讓他們不要跟著,否則,我立刻打電話報警。

蛋哥點點頭,沒有說話。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蛋哥隻是掏出煙來,抽了一根又一根,半小時後,我到達火車站,蛋哥去買了一些水和零食,拿給了我,然後找了個地下通道的步梯口,坐下。

蛋哥問我,你工作找好了嗎?

我說,還沒有,工作不好找。

蛋哥說,那你以後怎麽辦,本來都不是富裕家庭,我想著這個生意應該可以幫助你賺錢,沒想到你是這個態度。

我說,以後事情以後再說,這個,我不感興趣。

蛋哥沒有再說話,隻是深深的抽了一口煙,然後,扔掉煙屁股,用腳狠狠的踩了一下,說道,走吧。

我拿起背包,轉身離開,進了火車站。

臨近畢業,我回去之後很快就忙碌起來,跟誰也沒有提起這件事,就像沒發生過一樣。

三個月後,一個高中的同學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小年被蛋哥騙到了S省,在那裏呆了三個月,後來小年跟大學同學借錢,大學宿舍的舍友發現不對勁,其中兩個人準備去S省救小年。

他們見到小年時,小年已經瘦到皮包骨頭,帶小年去吃了飯,小年一頓飯吃了兩碗麵,八個燒餅。

後來,蛋哥那邊的人知道他們是來帶走小年的,情緒極其激烈,要打小年的同學,小年的同學馬上報了警,最後警察護送他們一路到了火車站,直到他們離開。

而蛋哥的父母也知道了這件事情,打電話讓蛋哥回去,不然就直接去S省把他帶回來。

蛋哥迫於無奈,回了家,還從S省帶了個女孩回去,很快蛋哥要結婚了,打電話給我,我推說有事,沒去。

再後來,我就沒有蛋哥的消息了。

大學生剛畢業心生豪邁,有心創業是好事,但是被財富的陷阱蒙蔽雙眼誤入歧途也怪不得別人,畢竟每個人的路都是自己選的。

作者:多漁日記 公眾號:多漁日記

頂: 1踩: 1

來源:盧鬆鬆博客



相關說明:

1、VIP會員無限製任意下載,免積分。立即前往開通>>

2、下載積分可通過日常 簽到綁定郵箱 以及 積分兌換 等途徑獲得!

3、本站資源大多存儲在雲盤,如出現鏈接失效請評論反饋,如有密碼,均為:www.ipipn.com。

4、所有站內資源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原版權作者許可,禁止用於任何商業環境,否則後果自負。為尊重作者版權,請購買正版作品。

5、站內資源來源於網絡公開發表文件或網友分享,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係管理員處理。

6、本站提供的源碼、模板、軟件工具等其他資源,都不包含技術服務,請大家諒解!

7、源碼、模板等資源會隨著技術、壞境的升級而存在部分問題,還請慎重選擇。

PS.源碼均收集自網絡,如有侵犯閣下權益,請發信件至: admin@ipipn.com .


源站網 » 親身分享:記一次被騙傳銷經曆

發表評論

讚助本站發展 維持服務器消耗

全站源碼免費下載 立刻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