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20年,一位離職老員工的回憶

聯想的創始人,作為一個曾經在聯想工作了20年的老員工,想起聯想以及柳總,還是留下了很多思念的。

80年代末,我還在一個國營單位做程序員,為單位開發財務軟件。當年用友金蝶還沒有誕生,每個單位的財務電算化,是需要自己開發的。當時的漢字係統不像現在,很多漢字係統上使用原版的西文軟件是無法操作漢字的,所有的西文軟件必須漢化後才能在漢字平台上使用,這樣我們就無法在第一時間用上最新版本的軟件,這個問題很讓人苦惱。

後來,我發現北京有一家叫“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新技術發展公司”的公司,開發了一種漢卡的設備,采用了一種直接寫屏的技術,西文軟件不用漢化就可以使用漢字了。我很高興地去那裏(後來知道這就是聯想的前身,記得當時在四通邊上,再後來因為馬路拓寬給拆了)買了兩塊聯想2型的漢卡,之後好多年,我的軟件開發都是基於這個平台上做的。

有一次,為了開發程序,我想用到漢卡的一些底層的功能,但說明書上寫得不太詳細。要說當年的溝通可不像現在,有網絡,有微信,有各種溝通平台,當年可是一般單位連部長途電話都沒有,唯一的通訊方式就是寫信。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給聯想寫了一份信,針對我希望開發軟件的想法,提了一堆問題。信寄出後一周左右,我就收到了來自聯想的一份厚厚的回信,對我的問題做了詳細解答,而且是用鋼筆一個字一個字寫的回信。

很多年過去後,很遺憾沒保留這封信,也不知道是哪位老聯想人寫的,但聯想兩個字,當時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中。

1992年在小平南巡講話的感召下,我們也開始下海經商了,一直到1995年,由於種種原因,我下海失敗,想重新找個工作;機緣巧合,正好聯想在上海招聘客服人員,很幸運,我加入了聯想;更沒想到的是,我由此做了20年的聯想服務,從普通的工程師崗位做起,到後來擔任服務渠道經理、服務渠道總監;與此同時,從服務站到大區再到客服本部,我幾乎幹遍了服務渠道的所有崗位,直到2015年,我因病離開聯想,整整20年,回想起來真是百感交集。

記得我第一次代表聯想參加活動,是因為1995年慧聰商情在無錫組織計算機展覽會。由於時間衝突,當時的上海辦事處主任劉海峰就讓我代表聯想去剪彩發言。現在這種事情對我來說早已輕而易舉,但在當時真是太難為我了,因為我進聯想前,其實是一個非常內向的技術人員,跟陌生人說話都會臉紅。為了講好那個發言,我整整背了一個晚上,現在都想不起第二天的發言是怎麽應對過來的了。

1995年的辦事處在上海延安西路的一家叫延安油脂廠的門麵裏。當年的條件還是很艱苦的,對外的電話隻有一門,更不用說什麽手機了。每天早上我很早就來了,主要就是搶電話聯係用戶。當年的聯想也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記得有一次說市裏領導要來參觀,我們高高興興的把門麵打掃了很幹淨了,結果領導們參觀完對麵的四通,就直接從我們的門麵走過,沒有跨進一步。

當時的的聯想,PC的銷量已經在國內品牌中排名第一了,但前麵還有康柏和AST等幾個品牌,而且當年的中國市場,是外企銷售滯銷貨的市場,最新型號的價格都是高高在上的。記得當年奔騰剛出來時,中國市場的主流機型都是486,586至少要好幾萬。當年聯想把庫存的486清倉銷售完後,策動了一場萬元奔騰的攻堅戰,一舉成為在中國市場PC銷量排名第一的品牌,一直保持了20多年到今天。

我自己的命運也跟著聯想一起在變化,記得到了1999年,公司決定成立中心站(就是自營的服務機構),我被選為站長,從選址、招聘員工、裝修,到開業,我再次經曆了一個機構成立的全過程。很多事情都是大姑娘上花轎第一次,比如說消防,當時也沒仔細想過,結果就被消防檢查通不過而停止裝修。到了後來這些經驗都被編製到一本手冊裏去了。再建站就不會靠摸索了。

在一線工作遇到的幾件事情印象深刻,第一年就遇到CIH病毒,1999年4月26日,一種由台灣人製作的曆史上第一次攻擊計算機BIOS硬件的病毒爆發了,大批的電腦黑屏無法開機,我們的熱線被打爆了,電話打不進,用戶心裏更急。拆下來的主機板,堆在我們一個食堂裏像小山一樣。先是寄回總部維修,後來我們也學會了直接刷BIOS。

CIH病毒事件過了沒多久,又迎來了Y2K,當年因為計算機剛發明的時候,為了省存儲空間,1979年,就用79年來替代,當時也沒想到計算機發展那麽快,到了1999年年底,就發現這個問題很大,變成了一個千年蟲問題了,一方麵係統做了很多修改,一方麵在1999年的最後一天,幾乎所有一線人員都通宵達旦迎接千年蟲,因為有CIH病毒的慘痛經曆,所以我們不敢懈怠,結果到了12點後,一個用戶電話都沒有,後來實在無聊,我們幾個在一線的站長互相通話問候,什麽事情都沒有。危機往往是來自於沒準備。

1999年聯想內部還發生了一件事,就是“無總稱謂”,當時聯想隨著業務的發展,叫“總”的人已經很多了。為了體現平等,聯想專門發了一個文,規定了從元慶開始的人的稱謂,比如楊元慶叫“元慶”,杜建華叫“老杜”,今年剛去世的馬雪征叫Mary。甚至有一天元慶帶著總經理室成員,在5500(當時計算所的辦公樓,因為有5500個平方,所以簡稱5500)門口掛著“叫我元慶”的牌子和員工打招呼,不叫一聲元慶不讓進門。當時元慶正好來上海,華東區的總經理打電話給我,說元慶要來我們服務站,我一下子犯愁了,過去我們習慣叫“楊總”,但剛剛收到這個“無總稱謂”的文件,不能叫楊總要叫元慶了。但元慶這兩個字在當時實在叫不出口,結果元慶來了後我什麽都沒叫。現在大家習慣叫“元慶”或者“YY”就是這麽來的。

後來聯想成為奧運TOP讚助商,收購IBM的PCD部門,發生了很多難忘的事情,記得2006年聯想發起了奧運千縣行活動,在農場宣傳電腦知識,我自己也跟著去參加了幾場電腦知識的講演。這些活動在當時可能是沒什麽很大的直接收獲,甚至有些友商還笑話聯想做了無用功。但在農村裏深深的紮下了電腦=聯想的概念,到了農村的電腦市場蓬勃興起時,聯想就迎來的收獲的季節了。甚至我記得聯想為了開發農村市場還專門製作了大紅的嫁妝電腦,一度成為農村閨女出嫁的必備。

我長期在一線工作,和柳總麵對麵的機會很少,每次基本上都是在kick off大會上見到柳總,每次在kick off上柳總的講話總能激起我們員工的強烈共鳴。小範圍的是2007年有一次柳總來上海,正好有時間,柳總想見見我們上海的幾個老員工。當時我們也是第一次這樣在一個小範圍裏麵對麵見到柳總,心裏很緊張。結果柳總到了會議上一開口,就感覺是一個鄰居老人,非常和藹可親。最後應我們的要求,分別和我們每個人合了影。

2001年,聯想因裁員發生了《公司不是家》的事件,柳總在大會上直麵問題做了回應,並說了他在聯想早期犯的錯誤。如此誠懇的回複,使得我們在場的全體人員非常動容。一個公司的創始人麵對問題不是回避,而是誠懇的承認問題,這在我過去的經曆甚至後來的近20年中是絕無僅有的。

再後來,我自己也從負責聯想華東區的服務渠道一直到本部的服務渠道,經曆了領導的指點、同事的幫助,也參加過一些外請講師的培訓,慢慢地從一個木訥的技術人員,成長到中國區的服務渠道總監,鍛煉到後來,我甚至在每次上台發言前不是恐懼而是會有一種興奮的衝動。

離開聯想退休後,我想總要找點事情做做,偶然的機會我上了雪球這個中國最大的個人投資社交平台,2016年因為阿法狗戰勝了李世石,量化投資大熱,我在雪球上連續寫了多篇量化投資的文章都被頂到今日話題上,一不小心成為了雪球的大V,並在CCTV2的《投資者說》上做了專題,還被中國經濟出版社的編輯主動約稿,出版了《十年十倍——小散也可以學習的量化投資方法》、《聰明的定投》。但這一切,都離不開在聯想長期的鍛煉。

記得2003年初,當時在華東區服務渠道處任經理,可能是我長期在服務一線工作,每次本部開會,每次我都會提出很多一線的問題。當時負責服務渠道的呂再峰就對我說:老金,要不幹脆你到本部來做一年吧。結果,我在2003年真的做了一年的本部服務渠道管理,這也才深深體會到本部管理的難處,一條規則一個發文,乃至一句話,都會牽一發而動全身。2010年,我擔任中國區服務渠道總監的時候,啟動了一個“春耕計劃”,在中國境內2287個縣級以上城市都建立了服務網絡,這在當時的中國也是第一家在縣級以上城市全部布滿服務網絡的IT公司,但這個項目涉及到分布在2287個城市的1萬多名工程師,管理的難度可想而知。

我的量化投資思路,最早其實就是來自於聯想渠道管理的量化管理,把複雜的管理係統分解成很多因子,然後對每個因子進行量化管理。如果沒有聯想服務這麽大一個總盤子需要進行複雜的量化管理,沒有在聯想向麥當勞等國際優秀企業學習的規範管理,今天的我,無論如何不會想到用量化去做投資管理的。比如說我們衡量服務的好壞,可以回訪客戶采用打分的形式,這是主觀評價。除了主觀評價外,我們還建立了很多客觀評價的標準。比如衡量維修質量的好壞,我們用了3個月的重複維修率;衡量維修的快慢,我們用了到貨後24小時修複率。同樣在投資中評價一家公司的好壞,除了很多主觀評價,也有淨值產收益率、利潤增長率、市盈率、市淨率等等指標。上升到哲學層麵,其實很多事情的規律都是相通的。

2016年底,我從網上看到傳奇社(聯想離職退休幹部的一個社團組織)的活動,很是羨慕;經過張克和周玲秀老師的介紹,我終於在16年底加入了傳奇社,2017年1月7日,我特意提前從上海趕來,參加傳奇社的年會。這次年會上,見到很多老領導、老同事,感覺再次找到了組織,特別有歸屬感。

以後每次在傳奇社年會上聆聽了柳總的諄諄教誨,我內心有著強烈的共鳴。我想,如果能早20多年聽到這些,積累到在聯想學到的的方法,我當年的可能也不會以失敗告終——當然,那樣的話,我也就沒有機會加入聯想,更不可現在在傳奇社裏聆聽柳總教誨了。命運的迂回和緣分真是奇妙。

雖然我已離開聯想,但聯想文化和聯想精神早已滲透血液。看到那麽多離開聯想的同事們在全國各地開枝散葉,繼續在不同的行業裏各領風騷,真的感覺當之無愧是一所中國IT行業的黃埔軍校,我也為自己是這軍校中的一員而充滿驕傲。

當然,聯想的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也走過很多彎路,比如說在2000年錯失了發展的機會,今天也遇到了從一個PC製造商轉型到智能製造的痛苦。但哪個企業的發展會一帆風順的?相信聯想一定會戰勝困難。感謝聯想,希望聯想在未來的征途上再創輝煌;也祝福柳總退休後身體富壽康寧!

作者:持有封基(雪球)

頂: 1踩: 0

來源:盧鬆鬆博客



相關說明:

1、VIP會員無限製任意下載,免積分。立即前往開通>>

2、下載積分可通過日常 簽到綁定郵箱 以及 積分兌換 等途徑獲得!

3、本站資源大多存儲在雲盤,如出現鏈接失效請評論反饋,如有密碼,均為:www.ipipn.com。

4、所有站內資源僅供學習交流使用。未經原版權作者許可,禁止用於任何商業環境,否則後果自負。為尊重作者版權,請購買正版作品。

5、站內資源來源於網絡公開發表文件或網友分享,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係管理員處理。

6、本站提供的源碼、模板、軟件工具等其他資源,都不包含技術服務,請大家諒解!

7、源碼、模板等資源會隨著技術、壞境的升級而存在部分問題,還請慎重選擇。

PS.源碼均收集自網絡,如有侵犯閣下權益,請發信件至: admin@ipipn.com .


源站網 » 聯想20年,一位離職老員工的回憶

發表評論

讚助本站發展 維持服務器消耗

全站源碼免費下載 立刻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