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职场人负重前行的一年

与简单言辞一同裹挟我们前进的还有表情包,它已经成为视频文本之外的另一个主流文本——表情包文本是新一代职场人的必备交流技能。这带来了欢乐,也带了新的误读。

微信出新表情了,吃瓜、狗头、加油......10个表情闯进人们的生活圈,喜欢的声音大过讨厌。让人们把内心的想法用表情直接表达出来,微信做到了这点,表情包正在成为碎片时代的新文本,它代表的轻文化正在出圈。

2019年,人们经历了人设崩塌、大厂裁员、新直播浪潮和流量大浪淘沙的历练。这是一个“出圈”之年,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出圈”——从原来的圈子里被踢出去了的“降级圈”,从原来圈子跨入其他圈子的“升级”圈。

对无数职场人来说,2019年的底色是悲凉的,一个表情包引起的职场批评,一句苦话代言了一个群体的情绪;但它也是出彩的,直播带货让革新整个供货关系链,《野狼disco》上升到世俗哲学。

我们来看一看这跌宕起伏的互联网职场一年。

不同圈层的人对同一个词的理解各不相同

6月10日,湖南长沙一员工回复“OK”手势被领导反问,“收到回复收到,这点规矩都不懂吗?”随后,领导在群里和这位员工说,“一会儿自己去找人事办理离职手续。”6月14日,该员工回复“时间新闻”采访时称,离职手续正在走流程。

“我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傻X情况,我也算脾气好的了,不然当时真的就动手了,你是不知道他那个嚣张的态度。”这位“OK”员工义愤填膺。很多同事也为他打抱不平,觉得领导的做法太过分。事后,公司作出新规,如有通知发出,全员回复“Roger”以示“收到”。

除了“OK”手势,更为啼笑皆非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

老板问:“明天什么行程安排?”

员工回答:“明天去市场。”

“你都安排好了吧?”

“嗯。”

嗯?嗯。

就是因为“嗯”,员工“被教育”了。

“你要么回复‘好的’,要么回复‘嗯嗯’,和领导或者客户都不要回复‘嗯’,这个是基本的微信礼仪,我讲过的。有可能一个细节就会损失一张订单或者一个客户,明白吗?”

员工看完后,挺委屈的,感觉得不到尊重,不能理解,准备走人。

这段对话上传到微博后,有人觉得这个人受委屈了,也有人觉得老板说的没错,这样的话是教诲,使人进步。

简单言辞原本的单一意义正在被解构,不同圈层的人对同一个词的理解各不相同,“哈哈”太敷衍,“嗯”太高傲,“哈哈哈哈哈哈哈”总比“哈哈”强,“椰丝!”总比好的更温和。

以前我们在简单中寻找确定,认定那种确定能促进我们的交流与沟通,但现在确定下来的简单定义,却成了阻碍我们沟通的绊脚石。我们以为以前留存下来的词汇已经够用了,直到今天才发现,我们依旧需要新语言去抚慰不同的职场权利关系。

与简单言辞一同裹挟我们前进的还有表情包,它已经成为视频文本之外的另一个主流文本——表情包文本是新一代职场人的必备交流技能。这带来了欢乐,也带了新的误读。

张鹏在重庆一家装饰公司工作。11月,他接待了一位女顾客陈某,双方的前期沟通很顺畅,彼此加了微信。加完微信,他也一一回复顾客的疑惑。没过多久,他却收到了一则来自陈某的投诉。

张鹏十分疑惑,回想整个过程,自己并没有和对方发生过争执或者引起什么矛盾。他发信息给对方,谁知道,自己被拉黑了。打电话问了才明白,原来是自己每次回复信息时,都在后面加一个微笑的表情。

“都市热报”联系上陈某,她道出了原因,“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表情挺内涵的,表达不满又不想撕破脸的时候就会用这个表情。”

张鹏原本不是这个意思,但社会意识已经赋予了微笑表情这层意义。这对他来说,是意外,也是无奈。

现代人的交际礼仪在表情符号时代中裂变,衍生出更多能表达人们情绪的新词汇来,它们可能没有事实价值,但当大家在一起笑着说“我太南了”的时候,我们已经身处其中难以跳脱了。

2019年底,“我太南了”登陆各大年度关键词盘点榜单;这一年,互联网职场人情绪跌宕起伏,在调侃自黑中释放内心压力。

这句话原本出自于快手一个土味视频博主Giao哥之口。视频配上一段忧伤的音乐,Giao哥眉头紧锁,眼神空洞,一边说着“我太难了,老铁,最近压力很大”,一边欲哭无泪地用双手紧紧扶住额头。

视频在各大网络平台风靡开来,为了有趣和好玩,人们将“难”替换成“南”,以隐喻2019年发生的各种与“南”相关的事情,可能是明星的名字,也可能是职场遭遇,还可能是王兴在2018年结束时用一个段子所说的,2019年或许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但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一句简单的话,穿透狭小文化圈,引起大众圈层共鸣。

难以掩盖互联网在2019年的悲情底色

从小到大延伸的逻辑在流量领域也有案例。

私域流量是2019年最热的流量词汇。这个原本由微商独占一隅的边陲词汇,登堂入室,成为诸多主流营销人的PPT演讲主题,割韭菜的新利器。

2019年,没钱,也没想象力,要是真把营销人逼到绝路,他们连KOC造出来了,但KOC拥趸笃信的魔力只嚣张了几日,就在热点浪潮中销声匿迹。

流量见顶了,增长折腰了。

QuestMobile数据显示,国内移动社交互联网在社交、视频,电商、理财、出行等几个领域的总体用户、市场已经到达顶峰,截至2019年10月底,活跃用户仅增长了200万,人均单日时长仅增加了18分钟;2018年底,移动互联网活跃用户规模达到11.3亿,网民增长近4600万,比2017年低了1800万。

图片来自《QuestMobile 2019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

危机总是周期性出现,而每一次危机的出口都在农村,但是在这一轮危机里,由一二线城市互联网公司发起的降维打击,很早就开始了,下沉市场大部分都被占领。QuestMobile的报告总结说,精细化运营已经是必须的:硬件入口贴近用户、短视频类内容、平台品牌背书、熟人关系链,成为四大法宝。

调查发现,很多下沉市场者早已放弃开发独立App,乘微信小程序生态的社交东风,构建一个被大环境所迫的自下而上的商业变革,已成为常态。

不然,真没更好的办法了,大家只好涌入巨头圈子里盘活存量。

在这轮下沉淘金潮中,前几年各种互联网基础设施功能被放大。支付系统在技术更迭中被最低门槛化处理,物流系统也在高速演进的交通中提速,直播和小程序改变了物与人最传统的空间关系。

关于微信小程序的最新消息是,2019年小程序日活跃用户超过3亿,累计创造8000亿交易额,同比增长160%。它正处于新一轮出圈大爆发的前夜。

快手和抖音在这个寒冬里居然成了无数影视演员的“救命稻草”,他们在两个平台上开账号,演段子,分享自己的生活。前几年人们还在惊叹和讥讽明星高处不胜寒、放不下身段,如今,下沉反而成了明星圈子里的潮流。他们身后,是崛起的900亿直播市场和关停的1884家影视公司,在抖音和快手里,他们反而玩儿得热火朝天。

但这样的例子,难以掩盖互联网在2019年的悲情底色。

这种热火朝天的场面没能在大公司的数据中呈现。股价从年初至今持续下跌,寒意从北至南,微博触达了上市以来的最低收入增长值,腾讯的季度增速放缓,只有阿里的股价还在升高,快手的数据在提升,字节跳动在扩张。

曾经意气风发的创业者们纷纷倒下,锤子科技卖身、ofo搬家、暴风影音猝死、币圈红包达人被封号……最后的创业名利场一地鸡毛,内容形式没有创新,社交赛道处于停滞状态,渠道格局已固定,商业模式无新意。

裁员潮还在继续,被踢出圈子的人一败涂地,人们看着各种年度感动视频时,笑着落泪,找个没人的地方闷声大喊“奥利给”。

可当恐惧真的侵袭之时,每一片雪花都害怕阳光。

“来,拉个群!”

2019年,脉脉站内用户提到最多的一个词是加班。

这一年,前有程序员在GitHub上发起“”项目,后有马云在内部活动上激情演说“有班可加是福报”。

即便996制度被抨击,人们还在大厂生活和工作。不过,“福报”失去了它原有的含义,倒是成为职场人笑而不语的潜规则。

也是在这年,裁员有了新花样,华为前员工被羁押251天,网易前员工被保安赶出公司,神州优车当面宣读单方面裁员决定,在势力对立且单薄的语境下,人们无奈自己身世浮萍惹尘埃。

脉脉大数据显示,在2019年优化大军的中,运营岗位首当其冲,占据了离职率最高岗位前三位。

这个岗位在公司内部很尴尬,它既不处于公司最接近市场的挣钱端口,也不位于公司最底层的技术花钱位置。身处两者中间,公司发展好时,运营是挣钱岗位的缓冲带,是技术岗的对接人,如今,他们什么都不是。

在人人自危之时,唯有公司老板显得镇定自若。在离职率最低的岗位TOP3的数据结果中,老板们的岗位占据两席。

这结果既黑色幽默又合情合理:老板不能优化老板,老板自成一圈。

当职场人工作的时间不断延长,被公司圈养起来的年轻人们,该如何面对和料理自己的朋友,生活,爱情和未来。

对年轻的职场人来说,他们身处的环境变化太快了,很多时候都是压缩式前进,自己像一块压缩纸巾,每当吸水时,才会释放和舒展。

他们被环境推着长大,愈加意识到,当一个人向前奔跑时,才是一个正常状态;一旦当一个人停滞了,断档了,跟不上节奏了,沉没成本会让他们觉得很吃亏。有人抱团取暖,有人特立独行,可真到制定学习计划时,他们却又迷茫了,“我学习这个到底是为什么呢?”

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把时间放到抖音、快手、知乎、豆瓣和微博上,在那里寻找自己独特的隐秘癖好,那些癖好聚少成多,反而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线上部落。

不过,微信不适合承载这种兴趣,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工作中蔓延出来的畏惧感。

说来也有意思,拉群成了互联网职场人微信里的常规操作,陌生人介绍,拉个群;开会聊项目,拉个群;有时候连同事吃饭,也要拉个群。拉群在职场里当然是一个提升协作的有效方式,但也成了微信里的废弃场。

动辄上百群,上千条未读,花费很长时间意义看过去,跟自己相关的一条没有。拉群已有取代“开会”的趋势,成为躲不过绕不开的一件“烦心事”。

越来越多的职场人发现,聊天群越来越多,有用的信息却越来越少,入了群,也就入了圈。你一言他一语,少说,小心视为高傲;多语,小心认作话痨,一不小心就“出圈”了。

“为什么拉我进群”“这是什么群” “我要负责什么”,隐隐成为“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职场进阶版。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群多了不看。未读999+又如何?下次开会,依然还是那一句:“来,拉个群!”

互联网职场人生活在不确定的圈里,压抑着欲望,释放着欲望,用仅有的资本,打造精致的圈。各种的不安与挣扎,借网红之口道出一句“我太南了”,既是调侃,也是打气。

在抖音,2019年我们抱怨了430万句“太难了”,也喊了3791万遍“加油”,生活很难,敢于自嘲太“南”的年轻人们,肯定留有乐观向上的勇气和动力。

晕眩是人生的本质

年底,许知远去了一趟薇娅的直播间卖日历,一段奇妙的化学反应瞬间被激活。

许知远穿着一贯的黑色西服、被色衬衣、浅蓝色牛仔裤,一头长发,带着些许羞涩、不安和局促坐在薇娅直播间的镜头前。

“我该怎么办呢?”许知远不知所措。

“我没看出来诶,你居然恐惧直播。你是第一次做直播吗?”薇娅的声音高亢且自信,他们之前见过面。

“对啊,我从来没用过淘宝。”许知远轻声回复薇娅,以及直播间里的777万粉丝。

“你买东西没用淘宝买过?你是从山里面来的吗?”薇娅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问许知远。

“我同事会买。”

2019年12月18日,作家许知远在主播薇娅的直播间卖货

整个过程反差太大了,薇娅是淘宝直播的顶流主播,是2019年消费主义浪潮中的王者,许知远是知名作家、主持人,是这个浮躁时代的精神反思符号。两个看起来完全不会产生交集的个体,就这样开始了近半小时的直播。

许知远在直播间里尽量让自己克制下来,不过没过一会儿,薇娅把日历的购买链接上线到淘宝直播间时,立马卖出6500份,许知远与其他名人一样,被这种超速的群体消费行为震撼到了,仰天小声喊出一句“卧槽”。

许知远在年末时说,这背后是造就某种经济奇迹的巨大动力,很少有国家和社会会像中国一样,在如此单向的维度中投入如此巨大的热情。

他还说,人们在这个消费世界里,充分表达自己参与的热情,获得同伴的热情,建立人际亲密关系的热情。

薇娅在笑,许知远也在笑,晕眩是人生的本质。两个本不是一个圈层的人,被消费主义浪潮席卷到了一起。

薇娅的身份因淘宝直播崛起而被赋予,在整个直播浪潮中又被其他意义叠加。淘宝直播成了2019年最令人艳羡的直播平台之一,当初它的掌门人赵圆圆向世人陈述“商品即内容”的概念时,被三农和音乐视频充斥着的人们一脸蒙圈,有人幡然醒悟,但电商直播赛道已人满为患。

淘宝直播的基地在杭州,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新一线城市,也是电商之都。在脉脉平台上,杭州是2019年城市人才净流入第二位的城市,也是唯一一个超越北京上海的非一线城市。虽然它是996的话题中心,但不妨碍职场人看好它,向往它。

在杭州,短视频文本的数字内容等级再次被提升,10月份,国家级短视频基地落户杭城。这释放出一个信号:我们当下必须要关注短视频态势发展,它在未来会被更大范围运用开来。

,它现在承担的功能就像当初以微博为代表的图文表达一样,无数草根从中涌现,微博大V时代已经远去,但快抖大V时代正生机盎然。

新机会是什么?

每当我们对上升通道保持悲观态度时,总有一些人能给我们惊喜。

李佳琦的直播间被口红和明星占据,“噢买尬”从民间盛行到庙堂,明星在下沉,网红在上升,似乎所有人都变得更开放了。

老舅的《野狼disco》传遍大江南北,上升到世俗社会哲学的语义里,一厢情愿的人们高呼“东北文艺复兴”,谁都不曾想到,这个早早在《中国新说唱》里被淘汰的选手,竟成了2019年最大的选秀爆款人物。

这真是跌宕起伏的一年。有人蒙圈,有人入圈,有人出圈。在脉脉职场盘点中,职场代际冲突、办公室恋情、加班、迟到、职场友谊……仍是刻在人们记忆中的热议话题。

在职场之外,曾经的高光人物走下神坛,再无消息;明星轰然陨落的瞬间,我们悲情伤感;我们也见过《乐队的夏天》带来的火热,程序员跨界玩的音乐意外成了大众情绪宣泄的一个出口;当抖音的主动离职视频潮盛行之后,被动离职真成了一种无法避免的选择。

人人都想成为“李佳琦”,人人都想成为“薇娅”,但职场人的出圈过程,是一个由内而外的过程,先有内向的积累,才有外向的爆发,内修职脉,外炼人脉。

据脉脉方面观察,2019年有一个“满足感”的转折点:温暖经济兴起。

治愈系漫画,自然探索活动,还有田野风情,与世间百态的纪录片,在2019年逐渐被职场人广泛关注。不愿再陷入纷争与焦虑中,越来越多的职场人,开始希望收获更多温暖的力量。

这确实是情绪低落的一年,但我们仍然可以看见万丈光芒。有超过1900万人在快手获得收入,其中,逾500万人来自国家级贫困县区;天猫双十一2684亿收官,国内消费潜力继续爆发;全国电影总票房642.66亿元,全年票房前10名影片中,国产影片占8部,好电影不会被放过。

很多原本不在主流视野范围的短视频创作者正在构建一个新职场,他们是那个场域里的新职场人,也是这个时代新的逆袭者。

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大地上,驱使人才流动的因素,正在变得多元,有些人从城市返回农村,有些人在农村自发生长,他们通过短视频和直播突破圈层壁垒,为自己创造了新战场。

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源,对于工作和人生意义的追问不会停止。机遇犹在,梦想也还在,“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微笑着面对他,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坚持,才是胜利,加油。”

作者/公众号:娱刺儿

顶: 2踩: 0

来源:卢松松博客



版权声明:东成西就 发表于 2020-10-10 21:59:01。
转载请注明:互联网职场人负重前行的一年 | 云知道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